巧妍度假旅馆

南京大屠杀和我们有啥关系?看看这个自杀的女人就知道了!

来源:wenhuatianjin    发布时间:2019-09-16 21:10:59



点击“蓝色”关注

文化天津


今天

2016年12月13日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也许在过去79年

每年的这一天——12月13日

所有中国人说起“南京”

情绪都会陡然变得复杂

那个血色弥漫的冬天

至今仍让人不堪回首……



每当看到这国殇国耻之时

每一个中国人内心都会无比悲愤

日军之恶毒世界绝无仅有

日军之残忍世界“无出其右”



这些记忆还在



79年前,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在南京城开始了40多天惨绝人寰的大屠杀,30多万同胞惨遭杀戮,曾经繁华的古城南京,变成了人间炼狱。


最黑暗的六周




从1937年12月13日至1938年1月,侵华日军在南京大肆屠杀没有抵抗力的无辜居民,奸淫掳掠、焚烧破坏,文化古都遭受了史上空前黑暗的六周。期间南京三分之一的建筑被破坏,市内发生2万多起强奸,恶行昭著。


带血的数字


南京城30多万无辜生命惨遭杀戮,平均每12秒就有一名同胞死于日本屠刀下面,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万人坑”、“杀人比赛”这些惨无人道的暴行都在此期间犯下。


拉贝日记里的血腥历史


该书是作者的亲身目击南京大屠杀所作的真实记录。被公认为研究南京大屠杀事件数量最多、保存最为完整的史料。


1937年12月14日:

开车经过市区,我们才晓得破坏的巨大程度。车子每经一二百米就会压过尸首,那些都是平民的尸首。我检查过,子弹是从背后射进去的,很可能是老百姓在逃跑时从后面被打死的。



1937年12月16日:

我开车到下关去勘查电厂,中山北路上都是尸首……城门前面,尸首堆得像小山一样……到处都在杀人,有些就在国防部面前的军营里进行。机枪声响个不停。



1937年12月22日


在清理安全区时,我们发现有许多平民被射杀于水塘中,其中一个池塘里就有30具尸体,大多数双手被绑,有些人的颈上还绑着石块。




1937年12月24日:


我到放尸首的地下室……一个老百姓眼珠都烧出来了……整个头给烧焦了……日本兵把汽油倒在他头上。



1937年12月25日:


日本人命令每一个难民都必须亲自登记,而且要在10天内完成……20万人!怎么办?整批年轻力壮的男人已经被拉了出去,他们的命运不是做奴工就是死亡。还有整批的年轻女子被拉出去,因为要成立一个很大的军中妓院。




1938年1月1日:


一个漂亮女子的母亲向我奔过来,双膝跪下,不断哭泣着,哀求我帮她一个忙。当我走进一所房内,我看见一个日军全身赤裸裸地趴在一个哭得声嘶力竭的少女身上。我立即喝住那个下流无耻的日军,并用任何能够让人明白的语言向他呼喝。他丢下一句“新年快乐”就逃走了。他逃走时,仍然是全身赤裸,手中只拿着一条裤子。



1938年1月3日:


这些城陷后放下武器的中国兵当中,恐怕有2000人被日本人刺杀,这是非常残忍的,而且绝对违反国际法;在攻城的时候,大约2000平民被打死。




1938年1月6日:


克罗格看见汉中门边的干渠里大约有3000具尸首,都是被机枪扫射或是别的方法弄死的百姓。







30万这个数字

仅是大屠杀之中的死亡人数

并不包括受伤人数

这个带血的数字

有些人忘了,可我们不能忘!



如今

79年过去了

这一段历史也因为过于沉重

很多人不忍提起而日渐模糊

国际上对南京大屠杀以至二战期间

日本暴行的认知状况也不容乐观

但血与泪的国殇不容遗忘



这些幸存者还在



九年前,南京曾出版详尽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名录》,收录了上世纪60年代以来收集的幸存者资料,共计2592名;六年前,健在者仍有300多人;而今,岁月流逝,在世者越来越少,目前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剩108位


第三个国家公祭日到来之际,新华社记者选取30位具有代表性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用群像的方式集中展现这一特殊群体。


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呼吁着,“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否认罪责就意味着重犯”


这两张拼版照片显示3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第一排从左至右分别为:艾义英(88岁)、魏桂如(90岁)、马秀英(94岁)。


第二排从左至右分别为:祝四孜(96岁)、李高山(91岁)、郑锦阳(88岁)。


第三排从左至右分别为:陈桂香(91岁)、王长发(93岁)、夏淑琴(87岁)。


第四排从左至右分别为:陶承义(80岁)、张秀红(90岁)、李长富(89岁)。


下排从左至右分别为:王津(85岁)、王义隆(93岁)、仇秀英(86岁)。


第一排从左至右分别为:陈文英(91岁)、杨翠英(91岁)、管光镜(99岁)。


第二排从左至右分别为:刘庭玉(94岁)、马月华(89岁)、唐复龙(81岁)。


第三排从左至右分别为:佘子清(82岁)、沈淑静(92岁)、路洪才(83岁)。


第四排从左至右分别为:易翠兰(93岁)、余昌祥(89岁)、郭秀兰(92岁)。


下排从左至右分别为:张福智(89岁,已故)、岑洪桂(92岁)、王秀英(91岁)。


见证者正在凋零

但真相永远不应沉没!



这些努力还在



张纯如


如果没有她
世界上知道南京大屠杀的人不多!



张纯如是美籍华裔女作家,早在孩提时代,张纯如的父母经常会和她说起1937年在南京的发生的事,1994年12月,当张纯如在加州第一次看到南京大屠杀的黑白照片时,感到无比的愤怒。她决定为此写书,向世上揭示侵华日军的暴行。


1997年12月,《南京大屠杀:被遗忘的二战浩劫》,一个月内,就进入《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并被评为年度最受读者喜爱的书籍。不过,书成后,她不得不面对日本右翼势力的报复和骚扰,收到威胁信件和电话。而由于接触了太多残忍血腥的资料,后来,张纯治患上了抑郁症。



2004年11月9日,张纯如,这个曾为南京30万冤魂奔走呼号的女子,将自己的白色轿车停在一段荒僻的公路旁,然后掏出手枪,结束了自己年仅36岁的生命。



夏淑琴


她是战后第一个赴日

控诉南京大屠杀暴行的幸存者



1994年,夏淑琴成为战后第一个赴日控诉南京大屠杀暴行的幸存者,以现身说法,向普通日本民众展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铁证;1998年,因日本右翼作家污蔑她是“假人证”,夏淑琴六赴日本,这场“诉战”持续八年半,最终画上圆满句号。 



她把刊登着胜诉消息的报纸小心裁剪下来,夹入相册。这是85岁的她最宝贝和珍视的东西。


松冈环


“一定把真相告诉日本青年人”




松冈环是日本大阪的一名小学教师,1988年,她参观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之后,被历史真相震颤,下定决心要让更多的日本人了解这段历史。自此她陆续在日本采访了250多名参与过进攻南京及南京大屠杀的日本老兵,录取了作为加害方的历史证言。同时,80多次自费来到南京,寻访了300多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记录了受害者们至今仍未愈合的创伤。



如今

累累白骨尚在、血泪记忆犹存

蚀骨之痛经久难愈

民族之殇当祭之以国



铭记

不只是民族的悲怆

还有落后必亡的训诫

纪念

从不为宣扬复仇的怨念

只为许下复兴的心愿:

吾辈当自强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集会广场




本文由文化天津原创,部分资料来源于南京发布、新华网等,转载请注明出处。


微信:文化天津

微信ID:wenhuatianjin


关注我,有彩蛋哦

长按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