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妍度假旅馆

故宮武英殿:一起來數小麻雀

来源:wenhuadingyue    发布时间:2018-10-24 18:34:04
藝以修身
久舒於世 
精於行
簡於心



這是一段偃仰曲伸的枯乾,九隻麻雀,或飛鳴、或騰躍、或憩息、或窺視,展現了不同的形態與神情。
北宋人崔白,于熙寧年間,通過嚴格的考試,獲得了寶貴的機會,進入了宮廷畫院學藝,不知過了幾個寒來暑往,崔白終於成就了繪畫的高超技藝,其中尤以花鳥畫最為出色,他承接了前輩趙昌開創的寫生花鳥技法,真正確立嶄新的花鳥畫風格。
趙昌、崔白,這兩位花鳥畫家的成就意義重大,因為此前北宋畫院的花鳥畫路子一直被五代以來黃荃畫派所控制,長達百年之久。

當年,崔白的作品得到了皇帝的喜愛,僅《宣和畫譜》就記載有241件,世事沉浮,千年之年,存世的崔白作品極少,僅有8件,臺北故宮博物院有7件,北京故宮博物院唯一保存的一件,就是這幅《寒雀圖》
《寒雀圖》卷 (北宋)崔白
絹本,設色,
縱25.5cm,橫101.4cm
此作品堪稱極致

首先是
構圖,
九隻麻雀由一隻淩翹的枯枝精巧地串連起來,普通的觀眾幾乎覺察不到崔白的良苦用心,他把九隻麻雀分成了三組,自然貼切。
西方油畫的平面分割被崔白運用得淋漓盡致。
這裡有四隻鳥擠挨在一起,從一般圖冊很難分辨不出來。

圓圈中的兩隻,靠左這只朝向觀眾,頭側向左手;靠右這只背對觀眾,低頭探向右手。
 
方框中的兩隻,左手這只身體朝觀眾,仰頭朝向左上方;右手這只側對觀眾,俯身探向右邊。
 
紅圈與方框中間,一上一下,兩隻鳥。下面的麻雀昂首向上瞧,上面的這只單立一枝,給觀眾來了個大正臉。它並無冒犯觀眾之意,一低頭,盯住了下面的粗樹幹。這又是一對。
只有最左邊這一隻,側立高枝,獨自安慰著自己。
這是畫家有意安排的最左側邊線,起到了收攏觀眾視線的作用。
 轉向最右側,一隻麻雀展開雙翼,飛躍畫面,正待落到枝頭。其伸展的身姿佔據了右側大邊的空間,與左側的密集形成了均衡的對比
順著它飛動的方向,觀眾看到一隻麻雀正在枯枝上翻跟斗。它的尾巴翹向正上方,頭懸在枝下,兩隻鳥爪緊緊的扣住枝條,翅膀撲棱著,一副靈動的姿態。
由於它在枝頭折騰得太厲害,引起了左側同伴的注意,忍不住沖著它大叫
“老實呆會兒不行嗎?
就一根幹枝,整折了,大夥兒全沒地兒呆!”
看到這兒,九隻麻雀所處的位置全部一清二楚。西方人講究的構圖,中國人叫佈局,也稱為“經營位置”,在崔白的筆下,達到了無可挑剔的完美程度。
揀盡寒枝不肯棲,
寂寞沙洲冷





更多人間樂事,盡在舒世文化

長按左側二維碼關註
學堂地址



位置:距離德勝門內大街北口100路西,北望德勝門城樓,西鄰蓮花泡子,東近後海景區
地鐵:2號線積水潭站出C口,延西海北沿步行8分鐘即到
公交:近鄰德勝門、德勝門內、德勝門西公交站,途經線路5路、27路、44路、55路、88路、特12路、344快、345路、409路、670路等均達




更多官方信息請關註
官方微博:舒世文化
唯一淘寶:舒世小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