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妍度假旅馆

新婚夜,老公竟让小叔和我共处一室...

来源:nsyhdpl    发布时间:2019-07-06 20:23:48



T市,机场。

 

  国际航班安检出口处,人群拥挤,喧嚣而嘈杂。

 

  乐雪薇一脸严肃,腮帮子微微鼓着,垂手站在人群里,两眼紧紧盯着安检出口,长睫毛不时上下扇动着,像两只振翅欲飞的蝴蝶,细瓷般的肌肤吹弹可破,粉嫩的嘴唇微微嘟起来,眉心紧蹙,很是烦恼的样子。

 

  “这个,不行。”

 

  “这个,嘴巴太厚。”

 

  “嗯,这个胡子太长。”

 

  她的嘴巴不时一张一合,念念有词。每从出口处出来个男的,她都要评头论足的念上两句,那样子,就好像在挑对象!没错,她是在挑对象,挑接吻的对象!

 

  只是,她现在很烦恼,怎么没有一个看的稍顺眼的男人?

 

  怎么办啊!都没有能看顺眼的,这视频要怎么拍?

 

  突然,乐雪薇眼前一亮,瞳仁一缩,她不由眯起眼来,嘴角微微上扬,就是他了!

 

  只见出口处走出个男的来,绝对的正点!

 

  目测身高超过一米八五,一身熨烫妥帖的合体西服,包裹住惹人遐想的精实身材,两条腿尤其笔直修长。头发是淡淡的栗色,两鬓修剪的很整齐,刘海有些长,斜斜的拖拽下来,直盖在鼻梁上那副硕大的墨镜上。鼻梁超挺,略带一点鹰钩,整个人因此显得很是霸道,薄唇紧抿成直线,嘴角微微勾起,暗含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乐雪薇心口突突跳的厉害,捏紧拳头鼓足勇气走上前去。

 

  “你好。”乐雪薇对着英俊帅气的男人咧嘴一笑。

 

  韩承毅下了飞机没看到接他的人,正准备打电话问一问,突然就见一个小女孩站在了自己跟前。隔着墨镜,韩承毅淡淡扫了她一眼,薄唇亲启,“你,倪俊在……”

 

  韩承毅还什么都来不及问,意想不到的状况发生了!

 

  乐雪薇突然踮起了脚,双臂绕上他的脖颈往下一勾,吐着馨香的气息说到,“帮个忙,接个吻,拜托,30秒、30秒就好。”

 

  一边说还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打开自拍摄影模式,一手勾着韩承毅,一手拿着手机,两片粉嫩嫩的小嘴唇就贴上了韩承毅的。

 

  四瓣唇贴合在一起,真的只是贴合在一起,简单、纯粹的贴合……

 

  韩承毅被吻的措手不及,眉峰轻挑,这是个什么状况?他被人强吻了?在刚刚回到T市的第一天,现在的女孩子已经开放到这个程度了?而且还要拍视频?

 

  不过,这丫头的味道不错,嘴巴肉嘟嘟的,让他忍不住就想继续。

 

  顷刻间,韩承毅反客为主,双手紧扣住乐雪薇的脊背,将人贴近胸膛上,薄唇微微张开含住了她的娇唇,淡淡的水蜜桃味,很Q很有弹性,像果冻。

 

  想要更多……韩承毅发现自己像是上了瘾,情不自禁的想要撬开了对方的贝齿。

 

  情势陡变,乐雪薇惊慌失措的挣扎起来,等等,为什么变成这样了?这个男的在干什么?

 

  “放,唔……”

 

  乐雪薇不断拍打着韩承毅的肩膀,手机滑到了地上。

 

  韩承毅不断加深着这个吻。

 

  “嗯,放……”乐雪薇急的眼睛都红了,想要挣脱,可身体被对方牢牢禁锢住,隔着薄薄的衣料,她能感受到对方藏在衬衣下精实的胸膛。独属于男性的陌生的气息在她口中充斥着、蔓延着。

 

  情急之下,心一横,乐雪薇张嘴咬了韩承毅,淡淡的血腥味在彼此口中弥散开。

 

  “嘶!”韩承毅轻叹一声,结束了这个吻。

 

  乐雪薇扬起手朝着韩承毅就要扇下去,韩承毅眼疾手快牢牢扼住了她的手腕。

 

  “怎么?刚吻完我就又咬又打,你真舍得啊?”韩承毅隔着墨镜,语含讥诮的看着乐雪薇。

 

  乐雪薇涨红了脸,气鼓鼓的瞪着韩承毅,眼泪噙在眼眶里随时都可能溢出来:“你……流氓!”

 

  “我流氓?”韩承毅冷笑,双手依然牢牢圈住乐雪薇,“你可别瞎说,机场有监控的,分明是你主动,上来搂着我就要接吻。”

 

  “……”乐雪薇嘟着嘴说不出话来,是,是她要接吻的,可是,谁让他吻的这么深的?

 

  韩承毅猜到了乐雪薇的想法,勾唇邪肆的一笑,“小姑娘,没接过吻吧?第一次?你以为嘴贴着嘴就是接吻了?像刚才我们那样……才叫接吻。”

 

  “哼!”乐雪薇不知道如何争辩,明显她是吃了亏还不占理,“放开我!”

 

  “放开你?那你强吻我这笔账怎么算?”韩承毅突然来了兴致,觉得眼前这个小姑娘有趣的很,他已经很久没有对女人如此感兴趣了!

 

  “你……你要我怎么办?占便宜的明明是你!”乐雪薇不停挣扎,奈何韩承毅的怀抱像铁桶一样牢固,怎么都挣脱不了。

 

  “叫什么名字?”韩承毅低下头,薄唇贴在她唇边,又要吻下来的架势。

 

  乐雪薇吓的脸色都变了,倏地抬起脚来,狠狠踢向韩承毅下半身。

 

  “嘶!”韩承毅吃痛的松开乐雪薇。

 

  乐雪薇乘机拔腿就跑,看着韩承毅弯腰痛苦的样子,有点心虚,嘴里嚷嚷道,“你不要怪我啊!谁让你欺负我!我这是正当防卫,再说我没有用力啊!”

 

  “臭丫头!”韩承毅气急败坏的看着乐雪薇跑远的背影咒骂,俊朗的五官痛苦的皱成一团,“臭丫头,给我等着!”

 

  乐雪薇哪里还能听见他的咒骂,眨眼间已经跑没了影。

 

  “三少。”

 

  韩承毅的手下终于姗姗来迟,看到少爷这副样子,都面带畏惧的恭敬的站在一旁,只有他的特助倪俊敢上前靠近。

 

  “三少,您这是?”倪俊不解,才晚来了一会儿,三少怎么好像被人打了的样子?还有人敢对少爷动手?或者说,还有人能对少爷动手并且还伤了他?

 

  韩承毅有苦说不出,只能吞下这口恶气。

 

  “走!”

 

  突然,视线一垂,落在地上那支手机上,是刚才那个丫头掉的。韩承毅捡起那支手机,心情突然变得很好。

 

  乐雪薇跑回宿舍的路上,才发现手机丢了。

 

  这下亏大了。

 

  这种疯狂的事情,果然是不适合她!

 

  本来是因为暗恋的学长有女朋友了,心里不痛快就扬言自己也有男朋友了,已经发展到激吻阶段,结果就遭到了同学们的围攻堵截,纷纷索要激吻视频!没办法,乐雪薇一急,就想随便找个男的亲一下算了。

 

  机场最好,人最多,陌生人最好,亲过以后又不用见面,不会尴尬。

 

  于是,就有了她强吻韩承毅那一幕。

 

  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显然她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乐雪薇握紧小拳头,诅咒韩承毅!

 

  回到宿舍,闺蜜阮丹宁已经恭候她多时,“你总算回来了?你那个宝贝学长请客,你还去不去?”

 

  “去!当然去!等等我啊。”

 

  乐雪薇快速换装,拉着阮丹宁一齐匆匆赶往“凯撒”。

 

  “凯撒”:T市最高档的娱乐城,五光十色、灯红酒绿,消费水平自然不低。以乐雪薇那个学长的经济能力自然是负担不起的,但是,今晚不是他买单,而是他的女朋友。

 

  这就是阮丹宁不喜欢这位学长的原因,典型的逗着乐雪薇玩呢!

 

  他们这一圈子成天混在一起的人,有哪个看不出来乐雪薇喜欢渠礼阳?渠礼阳心里也是明白的,却偏偏吊着乐雪薇,和她保持着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两人一直不清不楚。

 

  最近,渠礼阳突然宣布交了女朋友,据说女方家里在T市是排的上名的富豪,乐雪薇自然就被他踢到了一边。

 

  乐雪薇和阮丹宁一进包厢就被起哄,“乐雪薇,视频、视频,激吻视频!”

 

  “吻的太激烈,拍的时候手机砸地上、坏了。”乐雪薇耸耸肩,一脸无奈。她可没撒谎,事实就是这样。

 

  “嘁……没有就没有!逞什么强?”朋友们一哄而散。

 

  乐雪薇进去第一眼就看见了依偎着靠在一起的渠礼阳和他女朋友,灯光有点暗,她没看清他女朋友的样子,只是看穿着就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再看看自己这一身T恤牛仔,顿时泄气了。

 

  和情敌实在不具备可比性,乐雪薇乖乖缩到角落里。

 

  “雪薇,来了?”

 

  渠礼阳带着女朋友坐了过来。

 

  “学长。”乐雪薇强撑着笑脸迎向两人,心里苦涩的要命。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除了没有说明是男女朋友,没有接吻、没有上床,洗衣服、打饭、打水、自习占位子等等,她都为渠礼阳做了。

 

  渠礼阳向女朋友介绍乐雪薇:“这就是我跟你提起的,我的学妹。”

 

  “嗯。”女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用轻蔑的目光扫了扫乐雪薇。

 

  “礼阳,我饿了,陪我过去吃点东西。”女的用极其娇嗲的声音向渠礼阳撒着娇,身子像没长骨头一样往他身上靠。

 

  渠礼阳连声说好,领着那女的走开了。

 

  乐雪薇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随手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就往嘴里灌!啊,好辣,居然抓了杯酒!

 

  乐雪薇是那种一滴酒都不能沾的类型,沾酒必醉,很快,她就觉得头晕、浑身发热。不行,得去趟洗手间泼泼冷水、清醒一下。乐雪薇站了起来,拉开门去洗手间。

 

  因为喝了酒,乐雪薇的视线有些摇晃,摇摇摆摆的进了洗手间。

 

  她脑子不太清醒,看到有人站着撒尿也不觉得奇怪,傻呵呵的问到:“这水龙头怎么不出水?不是感应的吗?”她把手放在池子下面半天,也没水出来。

 

  而站在她身旁的那位已经是乌云罩顶了!

 

  韩承毅绝对没有想到这么快、在这里,就再次遇见了这个白天刚‘强吻’了他的女孩,看她这一脸醉醺醺的,是喝了多少连男女厕所都分不出来?更要命的是,他现在还开着裆,还在嘘嘘……

 

  偏偏乐雪薇不知趣,还凑了过来,盯着韩承毅上看下看……

 

  “看够了没有?”这种情况下,韩承毅就是有需要也方便不出来了,他黑着一张俊脸拉上西裤拉链,一把扼住乐雪薇的手腕,拖着往隔间里走。

 

  “你,你干什么啊?”乐雪薇迷迷糊糊不知道怎么回事,喝了酒的身子软绵绵的挣扎着,“放开我啊,你是谁啊?干嘛拉我……”

 

  “嘭”的一声,隔间的门被关上,韩承毅压住乐雪薇靠在墙壁上,低下头稳稳攫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双唇。

 

  “嗯……”被酒精麻醉的乐雪薇舒服的逸出声来,并且自然而然的圈住了韩承毅的脖颈。

 

  这一下子,犹如天雷勾动地火,韩承毅熟练而霸道的攻城略地,仅仅是接吻显然不够,眼前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孩已经勾起了他身体最本能的渴望!想要更多。

 

  “舒服吗?”

 

  韩承毅半含着乐雪薇的嘴巴问她。

 

  “嗯!”乐雪薇已经完全被酒精麻醉,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说什么。

 

  “还想要更舒服的吗?”韩承毅都不带迂回婉转,在他看来,能在机场大庭广众吻个陌生男子的,应该不是个保守的女孩。

 

  “嘿嘿……想。”乐雪薇就这么被自己给卖了。

 

  韩承毅一扬手臂将乐雪薇打横抱了起来,走到洗手间外,对守着的倪俊吩咐到:“开间房,马上。”

 

  乘坐专用电梯,乐雪薇被一路抱上了娱乐城的贵宾客房。

 

  韩承毅把乐雪薇放在床上,起身想把外套脱掉,可乐雪薇死抱住他不放,哼哼着哭起来:“学长,你去哪儿啊?别走啊,你再抱抱我,吻我,像刚才那样吻我!”

 

  韩承毅身形一顿,靠之,躺在他的身下,嘴里喊什么学长?

 

  “呜呜,学长,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哪里不好?是胸不够大,还是屁股不够翘?”

 

  韩承毅黑着一张脸,狭长的桃花眼勾勒出狰狞的弧度,没好气的朝她低吼:“我怎么知道?”

 

  “你不知道?我给你看看。”

 

  乐雪薇一面哭、一面说,一面开始脱T恤、牛仔裤的铜扣也解开了,拉链顺滑的拉下。

 

  面对此情此景,韩承毅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幽暗,看不出来,表面上干瘪瘪的小丫头,其实挺有料!

 

  乐雪薇拉着韩承毅的手往自己身上贴,“学长,你看看,我没有骗你,我有的,我都有的。”

 

  “该死!谁是你学长?”不得不承认,手上的触感实在太好,可是,男人的尊严促使韩承毅破口大骂,“丫头,你看清楚了!我不是你学长,马上,我要成为你的男人!”

 

  韩承毅托住乐雪薇的脸颊,逼迫着她和他对视。

 

  喝醉了的乐雪薇双眼迷蒙,稚气中透着妖冶,混杂的风情更是让人欲罢不能!她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韩承毅,身子在他怀里软成一滩水,韩承毅觉得自己就要被化在这滩水里了!

 

  “看清楚了,我是谁?”

 

  昏暗的光线下,韩承毅俊朗而深刻的五官完全暴露在外,眸光深邃而热烈,彰显出一股张扬狂狷的气势。

 

  “你是谁?”乐雪薇晕的厉害,这个人好像不是学长。

 

  “韩承毅,记住,我是韩承毅!”

 

  “韩、承毅。”乐雪薇乖巧的重复着他的名字。

 

  暗夜的涌动中,衣裳被粗鲁的撕开、抛起,遮盖起一室旖旎与缱绻……

 

  翌日,清晨。

 

  乐雪薇迷迷糊糊的醒过来,轻轻动了动身子,浑身酸疼的要命。“呃……”她才张口说了一个字,就发现嗓子嘶哑难挡,且疼的厉害。然后,她的视线往下移,腰间搭着一条精实的胳膊。

 

  乐雪薇懵了,转而看向胳膊的主人,映入眼帘的是个完全陌生的男子!

 

  “啊……”

 

  乐雪薇跳了起来,捂着耳朵尖叫的声音在娱乐城上空划出一道鲜明的弧线。

 

  韩承毅是被她的尖叫声给惊醒的,他扯了扯眼皮,缓缓睁开眼,不耐烦的挑了挑眉,“你干什么?吵死了!”

 

  “你、你、你谁啊?”乐雪薇拉过被子裹住身子。

 

  这么一来,被子全裹在了她身上,韩承毅令人羡慕的身材完全暴露在外!他顶着蓬松松的淡栗色的头发,一身蜜色的肌肤、顺滑的纹理,结实的胸肌往下一路掠过分明的八块腹肌和性感的人鱼线……

 

  “啊!”乐雪薇赶紧捂上眼睛尖叫,脸颊迅速升温。

 

  心跳的无比剧烈,脑子里却忍不住赞叹:这男人怎么这么帅?她居然和这种极品帅哥发生了传说中的一夜情?

 

  “嘁!”韩承毅冷笑一声,拉开乐雪薇的手将她轻轻一拽,她便再次滚到了他身下,彼此坦诚相待、毫无遮挡,“好看吗?”

 

  韩承毅的唇沿着乐雪薇的前额、眉眼一路往下,或深或浅,陌生的颤栗感让乐雪薇心生恐惧!

 

  “……”他这是干什么?乐雪薇抬起腿踢向韩承毅。

 

  韩承毅迅速伸出手握住了她的脚踝,嘴角勾起邪肆的一笑,“怎么,还想踢我?看来你只会这一招。”

 

  “放开我!”乐雪薇动弹不得,只能用眼睛愤慨的瞪着韩承毅。

 

  韩承毅仰起下颌,喉结偶一滚动,构勒出个漂亮的弧线,青色的胡茬使他看起来平添了几分狂野,愈加霸道迷人。“你每次就是这点不好,嘴上说着不要、放开,实际上呢,比谁都要热情似火!”

 

  每次?什么意思?乐雪薇不解?她在这之前见过这帅哥吗?不可能,像这种极品帅哥,她要是见过肯定不会忘记的!

 

  原谅乐雪薇,在机场那次,她是真记不得了,谁让那个时候韩承毅一副黑超遮面呢?挡住了庐山真面目?

 

  “你放开我!我还要去上课!”

 

  乐雪薇的挣扎在韩承毅面前,犹如蚍蜉撼树,根本没任何作用,反而使得浑身更加酸疼,她只能无力的放弃。

 

  经过昨晚上的温存与缠绵,韩承毅对乐雪薇真有点食髓知味了,身体上的契合也是一种缘分,并不是随便一对男女就能有这种默契的。而韩承毅觉得他和乐雪薇之间,就像钥匙和锁,太契合了!

 

  他喜欢这种身体上的契合,这个女孩他要定了!

 

  “叫什么名字?几岁了?哪个学校的?”韩承毅抱起乐雪薇圈在怀里,捏着她的手指问问题。

 

  “呵呵……”乐雪薇僵硬的笑笑,彼此连姓名都不知道,还真是彻头彻尾的一夜情!“袁晶晶、20岁、艺大。”这里面除了年纪,没有一样是真的。

 

  “好,记着,我是韩承毅。”韩承毅低下头在乐雪薇脖子上印下一吻,站了起来。“洗澡吗?一起洗?”

 

  “不用,你先洗。”乐雪薇恭敬的做了个请的姿势。

 

  韩承毅没有推脱,进了浴室。

 

  乐雪薇赶紧爬了起来穿上衣服,打量着这房间:这么豪华,还带客厅起居室,连厨房都有?不知道一晚上房费是多少?乐雪薇打开钱包翻了翻,只有三百块,够不够?

 

  像一夜情这种事,应该是AA制吧?虽然发生了这种事,但乐雪薇还是想保有自己的尊严。她又不是被那什么什么的,所以,很有必要AA制,否则显得自己好像是那种女人!

 

  乐雪薇把仅有的三百块掏出来放在桌子上,用酒店的便签纸写下几行字:我们AA制吧?不过,对不起,我就只有三百块了,还是我半个月的伙食费,全都给你了,剩下不够的,你是男的,你就多给点。还有,你的技术不错,昨晚我很爽!

 

  署名:袁晶晶!

 

  留下纸条,乐雪薇猫着身子、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门,然后撒腿就跑!

 

  韩承毅洗完澡湿淋淋的出来的时候,她早就跑出娱乐城了。韩承毅拿起桌上的便签纸看着,脸色沉寂下来,“哈……”胸廓微微起伏,发出荒唐的笑声。

 

  这个丫头!好大的胆子!什么?AA制!他韩承毅睡女人什么时候用过AA制!

 

  “倪俊!”

 

  韩承毅拉开门,倪俊恭敬的站在门口。“三少。”

 

  “那个女的,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不是三少让她走的?”倪俊刚才看见乐雪薇走了,不过他没有拦住她,以为是韩承毅让她走的。

 

  照倪俊的经验,以为乐雪薇昨天晚上就会被赶出来,少爷从来不和女人一起过夜,这么多年来历来如此,乐雪薇到了今天早上才走,已经是大大的破例了。

 

  现在三少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三少,要追回来吗?”

 

  韩承毅把纸条递到倪俊手上,“找!把她给我找出来!”

 

  “是。”

 

   

 

  ……

 

  乐雪薇匆匆赶到学校,已经迟到了。

 

  阮丹宁给她占了位子,压低了声音问她:“昨晚去哪儿了?迟到这么久,老太太点名了,放心,帮你答过到了。”

 

  乐雪薇现在脑子乱成一锅粥,哪有心情在乎这些?昨晚上经历了一夜情那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她得好好缓一缓。

 

  “哎,你是不是刺激渠礼阳什么了?他今天一大早就来找你了,说有很重要的话要对你说。”阮丹宁抛给乐雪薇一颗重磅炸弹,“上课铃响之前,他都在这等着你,说下课还来!”

 

  “嗯?”乐雪薇懵了,什么情况?以前两个人最黏糊的时候,渠礼阳也没有这样找过她啊?他这么着急找自己什么事?他都有了富豪千金女友了,难道还稀罕她给他打饭、打水、占位子?

 

  或许,是真的有什么事吧?这堂课下课的时候,渠礼阳还真的来找乐雪薇了。

 

  “学长,什么事啊?”乐雪薇和渠礼阳并肩站在学校的小树林里。

 

  渠礼阳神色复杂的看着乐雪薇,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突然朝着乐雪薇走过来,绕到她身后,张开双臂,一把将乐雪薇给抱住了!

 

  呃……这是什么情况?乐雪薇脑子当机了,情况怎么会发生这样的逆转?以前做梦都想被他抱,他却连她的手指都不碰一下!他现在成了别人的男朋友了,却跑来抱她了!

 

  “雪薇,我知道,是我不好,你等等我,我是喜欢你的。你别和别的男的在一起,我根本不喜欢那个年佳佳,就是,我马上要毕业了,要建立公司,年佳佳家里有本事,能帮到我很多地方……雪薇,我们虽然没有说明白过,但是,我们一直是以男女朋友的方式相处的。”

 

  渠礼阳抱着乐雪薇说着类似告白而又暗含苦衷的话,乐雪薇的心却一点一点凉了下来。

 

  她这是被告白了吗?可是,她为什么一点都不高兴?她喜欢了这些年的人,竟然是这么个东西?背着女朋友,和自己的学妹,说的这是什么话?乐雪薇突然觉得年佳佳挺可怜的。

 

  “放开!”

 

  乐雪薇看着渠礼阳环住自己的胳膊,语气异常冰冷。

 

  “不,我不放,除非你答应我,你一定会等着我,雪薇,我是真的喜欢你。”

 

  “你放开啊!”乐雪薇觉得此时此刻的渠礼阳太让人恶心了,她怎么早没看出来他就是个渣?阮丹宁说的对,她究竟是哪只眼瞎了,竟然死心塌地的喜欢这种人!

 

  “不,雪薇。”

 

  渠礼阳死活不松手,乐雪薇拼命挣扎,一下子将渠礼阳推出去老远。

 

   乐雪薇气愤的瞪着渠礼阳,像是不认识他一般:“渠礼阳,你脑子现在清楚吗?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雪薇,在我心里,你就是我女朋友,我以为,你也是这么认为的!”渠礼阳上前拉住乐雪薇的手。

 

  “呵。”乐雪薇冷笑,那笑容太过僵硬,“拜托,你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那位年佳佳?”

 

  她一把挥开渠礼阳,却又再度被他纠缠住。

 

  乐雪薇忍无可忍,怒吼道:“渠礼阳,你要不要脸?真当我是白痴吗?把我当免费长工使唤了三年,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身上穿的衬衣还是我给你洗干净烫好的!你上课我占位子,你实验没结束我给你打饭,连你父母病了,为了让你安心复习,都是我没日没夜守在病床旁的!女朋友?你现在跟我说,你把我当女朋友?你和年佳佳成双成对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怎么没说我是你女朋友?你现在抽的哪门子邪风,说我是你女朋友?有没有搞错啊你,让我等你?我凭什么等你啊?你想怎样?学别人脚踏两只船,坐享齐人之福?我现在跟你讲清楚,咱俩没关系了,我祝你和你的女朋友幸福美满!”

 

  一气说完这一通,乐雪薇觉得畅快多了,拍拍手就要走。

 

  “哼,你这么说,是因为勾搭上别的男人了吧?”

 

  渠礼阳不阴不阳的说出这么一句话,刚才乐雪薇的话将他的自尊完全扫在了地上,他所幸便撕开了脸。

 

  乐雪薇脚步一顿,转过身来狐疑的看着他:“别的男人?什么意思?”

 

  “昨天晚上,在娱乐城,你后来去哪儿了?”渠礼阳脸色阴沉的质问着她,平素里温和、谦逊的气质荡然无存。

 

  “那个……”乐雪薇不自在的摸摸脖子,昨天晚上,她记得不太清楚了,好像是错把酒当做饮料喝了,然后她就稀里糊涂的了,醒来后一切都无可挽回了。

 

  “想不起来了?要不要我提醒你?佳佳说,看见你被个男的抱着从洗手间出来!”渠礼阳目带凶光的逼近乐雪薇,那样子活像是逮到妻子红杏出墙的丈夫!

 

  想起早上那个男人,床单上那一抹鲜红的血迹,还有到现在还酸软的身子,乐雪薇心虚的往后退了退。

 

  “乐雪薇,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女人!你跟那个男的究竟干什么了?”渠礼阳不依不饶的逼问。

 

  乐雪薇被他这态度吓到了,猛的反应过来,他们之间,是渠礼阳先背叛的,他根本没有资格这么质问她!

 

  “和你有关系吗?没错,我是有了别的男人了,所以,你不要再找我了,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你!”

 

  渠礼阳扬起手要打乐雪薇,乐雪薇也不躲,迎着他的巴掌往上靠,“打啊!朝这打,我看你敢打?你凭什么打我?渠礼阳,我们之间,从来都不是我对不起你!”

 

  吼完这一通,乐雪薇脸也红了,眼睛也红了!坚持了三年的恋情,原来只是她一个人孤军奋战!到头来,还要被指责?天底下还有比她更可悲的人吗?

 

  和渠礼阳吵过之后,乐雪薇回到教室就哭了起来。

 

  讲堂上‘欧洲艺术史’老太太讲的吐沫横飞,她在下面哭的泣不成声,阮丹宁默默的掏出纸巾递给她,可怜的孩子,总算是哭出来了!憋了这么久,是该痛痛快快的哭一场了。

 

  希望这孩子记住这个经验教训,以后再找男人的时候,能擦亮眼睛!

 

  ……

 

  这天是周末,乐雪薇当天晚上回了趟家。

 

  乐雪薇家境不错,父亲乔万东是T大校长,当了一辈子教授,光是著作权每年吃版税都绰绰有余了。但学校里却没有人知道乐雪薇是校长女儿的这层身份,就连闺蜜阮丹宁也不知道,不是乐雪薇低调,而是在乐雪薇心里,那个人早就不是自己的父亲了。

 

  乐雪薇的父亲乔万东姓‘乔’,但乐雪薇却姓‘乐’。她不是一生下就姓‘乐’的,而是在母亲去世那年改的姓,她母亲姓‘乐’。母亲去世的那年,乐雪薇才6岁。

 

  6岁的乐雪薇已经懂得母亲去世了,就是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小小的雪薇还陷在失去母亲的痛苦里没有缓过劲来,父亲就带着继母和他们的女儿出现在了乔家,他们的女儿叫做乔雨薇,比小雪薇还要大一岁,也就是说,父亲背叛了母亲,在还没有乐雪薇的时候!

 

  6岁的乐雪薇不声不响的收拾了行李,离开了乔家,搬到了外婆家里,把姓氏改成了‘乐’……从此,在她的世界里,再没有‘父亲’!

 

  乐雪薇是外婆带大的,偶尔被逼的没有办法才来乔万东这里来看看,也只是看看而已,父女俩已经基本没有话说,更谈不上什么父女感情了,而且每次都是乔万东让她来,她自己是绝对不会主动来的。

 

  一个月前乔万东就电话、短信各种催,让乐雪薇回家吃饭,乐雪薇一直以各种借口推辞,实在是推不掉了,她才硬着头皮来了乔家。

 

  乐雪薇没有乔家的钥匙,她站在院门口按了门铃,是阿姨给她开的门。

 

  “吴阿姨好!”

 

  吴阿姨捏捏乐雪薇的脸,笑到:“总算是肯回来看看了,你这孩子不想我吗?”

 

  “想,想死我啦!”乐雪薇跳起来抱住吴阿姨,在她脸上亲了一大口。

 

  吴阿姨在他们家做了一辈子,乐雪薇是她看着长大的,两个人的感情就像母女两一样,尤其是在乐雪薇的母亲过世之后,乔家除了吴阿姨再没有人真的关心她了。

 

  “哟,雪薇回来了啊?”

 

  乐雪薇的继母康慧珍从楼上下来了,四十多岁的人,因为保养的好,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校长夫人这么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果然不是白过的。

 

  “嗯。”乐雪薇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今天回来什么事啊?是不是钱不够花?”康慧珍一副慈母的样子,好像真的很关心乐雪薇一样。

 

  乐雪薇毫不客气的回敬她,“我钱不够花怎么样?我花过你们乔家一分钱吗?别说的好像塞给我多少万似的。”

 

  “是我让她回来的。”乐雪薇还没说完,乐雪薇的父亲乔万东从玄关外走了进来,对于妻子刚才的问话,他显然不太满意。“这里是雪薇的家,她不能回来吗?”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看你又误会了!”康慧珍连忙解释,脸上的表情讪讪的,却在乔万东看不见的地方狠狠瞪了乐雪薇一眼。

 

  乐雪薇已经习惯了,权当没看见就是了。

 

  “乔校长找我什么事?快考试了,我还得赶着回去复习。”言下之意,您有话快说吧!

 

   乔万东脸色一僵,把手里的公文包递给康慧珍,“雪薇,别急着回去,爸爸好久没见到你了,晚上留下吃顿饭吧?爸爸有话想跟你说。”

 

   乔万东一边说一边冲吴阿姨使了使眼色,吴阿姨连忙帮着说到:“是啊,是啊,坐下吃饭,边吃边说。”

 

   看在吴阿姨的面子上,乐雪薇没有办法,只好点头同意了。

 

   “雪薇,来,这个虾,你最喜欢的,多吃点。”

 

  乐雪薇默默把乔万东夹的菜捡到一旁,乔万东尴尬的举着筷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乐雪薇一面喝汤一面说:“乔校长,不好意思,我改口味了,早不喜欢吃虾了,人都是会变的。”

 

  “呃,那你喜欢吃什么?爸爸给你夹。”乔万东努力的想要讨好女儿。

 

  乐雪薇无力的看一眼乔万东,“乔校长,你不是有话要说吗?快说吧,我马上吃完了。”

 

  “噢,爸爸是想问你,你都大三了,你以后有没有什么打算?你是学设计的,以后最好还是到国外去进修一下,国内的学校不行。”

 

  “嘁。”乐雪薇嗤笑一声,别有深意的看了看继母康慧珍,“这么说,乔校长你打算送我出国了?”

 

  乔万东马上点头答应:“那是当然,你有什么想法早点说出来,爸爸也好托人现在就开始替你打点,如果快的话,可以赶在大四开学前就能出国了,反正大四这一年也没什么课程,早点出国、早点学东西。”

 

  乔万东这么说的时候,康慧珍的脸色已经变得僵硬而又难看。

 

  乐雪薇知道,康慧珍是看不得乔万东在她身上花钱又花心思的,康慧珍恨不得所有的好东西都用在她女儿乔雨薇身上,乔雨薇从高中起就被送到了国外,现在乐雪薇要留学她都舍不得。

 

  待在乔家,真是如坐针毡!

 

  乐雪薇放下碗站了起来,“乔校长,我的前途你就不必担心了,我从上小学起就没跟你拿过学费、生活费,现在就更不会向你伸手,你和你……夫人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

 

  “可是雪薇,出国花销太大,你外婆恐怕负担不起。”乔万东自知惭愧,他每年都有给乐雪薇的外婆生活费和教育费,但都被乐雪薇退了回来,小女儿如此倔强,让他这个做父亲的无从补偿。

 

  “哼……”乐雪薇一抹嘴,咧嘴笑道,“那也用不着你操心,我自己有办法,没事了吧?乔校长,那我就告辞了。”

 

  出了乔家大门,乐雪薇就忍不住湿了眼眶,她真是作践自己,她和乔家早就没关系了,还跑来受气!真是被自己蠢哭了。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