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妍度假旅馆

门口野蛮人:不是主角 不能忽略

来源:aystudy    发布时间:2019-06-24 17:31:02

这几天万科宝能之争,“门口的野蛮人”一次呈现刷屏效应,引得很多人又重新拿起书架上束之高阁的同名小说。


这本书被誉为迄今为止最具影响力的商业书籍,主要讲述1988年多家机构竞标收购全美第19大企业--雷诺兹-纳贝斯克集团的故事,该集团旗下品牌众多,最著名的是骆驼香烟和奥利奥饼干。





这本书在1989年完成,当时收购大战刚刚落下帷幕。1993年HBO将其拍成电影,2002年历史频道又将其制作成纪录片。2008年,作者推出了20周年纪念版,重新拜访了这场世纪收购的胜败双方。2010年,机械工业出版社推出了中文版。


作为上个世纪80年代华尔街垃圾债券支持杠杆收购的里程碑,这场世纪大战总标的金额高达250亿美元,是在此之前最高纪录的四倍。这一纪录直到17年后才被打破。


因此这本书厚达430页。并购案为期6周,估计很多人看这本书也要一个礼拜以上。


本案涉及人物众多,最引人注目的当属终胜者——被成为“并购大王”的KKR高级合伙人克拉维斯(Henry R.Kravis)。有趣的是,这个吸引了华尔街几乎所有知名机构的并购案还牵扯到了股神巴菲特,当时他任所罗门董事会成员。


所罗门也考虑参与竞标,董事长当着团队的面用免提打给了巴菲特,巴菲特建议他们放手去做,但拒绝出资一同参与并购。巴菲特曾经是雷诺兹-纳贝斯克的股东,但不愿因为持有烟草公司的股票而受到道义上的谴责。


前后总计有四队人马参与竞标,其中一队人马在开始前退出了竞争,就是斯特曼-利特尔公司(Forstmann Little & Co),其高级合伙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西奥多-弗斯特曼(Teddy Forstmann)。




在世纪收购中,他不是主角,但绝不应被忽略。


在1993年HBO翻拍的电影中,扮演弗斯特曼的角色很少,看起来像个疯子或者弱智儿,但事实上,最终家喻户晓“门口的野蛮人”(Barbarians at the gate)一词就来自于弗斯特曼,90年代纽约最著名的钻石王老五。


在西方历史中,“野蛮人”这个词具有特定的历史涵义,主要指推翻了古罗马满五年名的东、西哥特人、汪达尔人、勃艮第人,以及匈奴人。弗斯特曼用这个词指代借助垃圾债券作为融资工具来对企业豪取强夺的投资机构。


KKR的两位合伙人后来谈到1988年为期6周的并购时,表示这场收购对公司是一场噩梦。除了最终亏损退出外,对他们最大的伤害就是书名。它的影响力过于巨大,以至于很久以后还在给KKR制造麻烦。


第一个提出这个词的弗斯特曼是80年代反对垃圾债券的坚定战士,他在70年代末开始从事杠杆收购,旗下企业每年利润就达到80亿美元。


但到了80年代,垃圾债券对并购行业产生了颠覆性的影响。


弗斯特曼是带着“对KKR的憎恨”和“不能缺席历史上最大的杠杆收购”两个理由加入了收购战。


他相信,一个卡特尔(Cartel)已经控制了华尔街,其首领就是德崇证券的迈克尔-米尔肯(Michael Milken),其中实力最强的成员就是KKR的克拉维斯。在他看来,克拉维斯就是华尔街版的浮士德。


这个卡特尔的产品是回报率很高的垃圾债券。


到了1988年,几乎所有大的投资者、股票交易所和杠杆收购公司都使用垃圾债券筹集资金。如果合理使用,垃圾债券将是个非常有用的融资工具,但实际上每一场新收购中都会出现一些垃圾债券的怪胎:所谓的实物付息债券,它是一种可以用其他债券,而不是现金来支付利息的债券。


弗斯特曼称这种债券为“假钞”、“贝壳币”。他知道,美国经济迟早会下滑,当人们不能按时清偿巨额债务时,这些垃圾债券狂人们就不会有好下场。


弗斯特曼的愤怒也情有可原。


本来在杠杆收购市场一帆风顺的他发现,由于垃圾债券的盛行,企业狙击手能够轻松而又便宜地打败他,不断抬高目标公司的收购价格。1987年,弗斯特曼-利特尔公司从市场上筹集了创纪录的27亿美元,但却出乎意料地连一笔生意都没有做成。


整个80年代,弗斯特曼似乎成为了向垃圾债券宣战的斗士,对华尔街争先恐后涌入这个新兴市场忧心忡忡。


他在一次和美国证监会官员沟通时表示,“设想一下有10个刚刚步入社会的少女坐在舞厅里,假设他们就是美林、协利证券等投行,这个时候一位小姐走来进来,假设她就是米尔肯,这些少女和这个靠出卖肉体每晚赚100美元的妓女没有什么共同点,但这个小姐有点特别,她每天晚上都能赚到100万美元,很快你会发现什么结果?舞厅里就会有11个妓女。”


就在雷诺兹-纳贝斯克集团收购案爆发的几个星期前,他受邀在《华尔街日报》上撰写了一篇反垃圾债券的社论,文中结尾是这样写的:“看到这些收购完成,就像看着一些喝得醉醺醺的司机在除夕夜把车开上高速公路。虽然你不知道谁会撞上谁,但肯定知道这是很危险的。”


与协利证券公司(Shearson Lehman Hutton 雷曼兄弟卖给美国运通后的名字)支持的管理团队,以及德崇证券支持的KKR进行竞争,弗斯特曼也算是all-in了,但最终发现要想获胜,必须使用垃圾债券才能筹集到足够的杠杆,这违背了他的原则。


他的合作伙伴高盛的银行家最后也失去了耐心,发飙说:你当自己是神父吗?难道上帝规定你不能那么做?


可弗斯特曼坚定认为,他是个战士,不能那么做。他最终决定退出这场并购。


第一波士顿后来接替弗斯特曼-利特尔加入了竞标,其出人意料的报价方案虽然最终未能获胜,却改变了投标的进程,使得在第一轮投标中垫底的KKR最终在第二轮投标中翻盘获胜。


弗斯特曼本来写了一封长长的新闻稿,详细阐述了退出的原因,不难想象,这些文字就是一场对投标流程和垃圾债券的抨击。


这遭到了雷诺兹-纳贝斯克的集团的反对,因为这会影响到其他两位投标者。最终集团威胁如果弗斯特曼发表这份声明,他们也会发表一篇新闻稿声称这个投标者满怀敌意且缺乏道德。


最终弗斯特曼-利特尔宣布退出时一句话多余的话也没说。


世纪收购结束了,KKR赢得了比赛。很快,进入90年代,垃圾债券退出了历史舞台。


德崇证券的破产终结了成本低廉的垃圾债券融资时代,坚持低负债率的商业银行成为了之后杠杆收购的主要资金提供方。社会环境也出现了新境况,国会抨击那些影响恶劣的杠杆收购,并威胁制定相关法案改变税收政策。


弗斯特曼一直坚持的“真金白银”而不是”贝壳币“终于闯入了公众的视野,这个华尔街的异类第一次成为众人推崇的对象。


他迎来了自己的黄金年代。


90年代,弗斯特曼-利特尔公司陆续收购了湾流公司、通用器械和其他几个公司。弗斯特曼一边赚着大钱,同时还热心公益,仅他个人的助学金计划就让1万名穷孩子有机会接受教育。他无忧无虑,尽情享受生活;一边忙着和戴安娜王妃约会,一边又在奥普拉脱口秀节目中大谈他的慈善工作。


他的经典之作是在1990年以8亿美金购买了生产针对顶级私人飞机的湾流宇航公司。


就在收购几周后,由于美国经济大萧条的出现,客机需求量大大减少。年终时,订单从29个跌到21个。不得已,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1992年又在新机型的开发上投入2.5亿美元的投资基金。但到1993年,湾流公司已经负债累累,濒临倒闭。


当时,福斯特曼有两个选择:要么将湾流公司卖掉并蒙受巨大损失,要么重新利用贷款基金来融合巨资。尽管许多人劝他卖掉公司,但他还是无法接受将会造成至少3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这一后果。


福斯特曼咬牙选择了“坚持下去”,发誓要恢复湾流公司当初的辉煌。


他裁掉了湾流公司首席执行官,亲自出任总裁。他一面清理公司财务,一面精简机构,并亲自参与了湾流产品的推销。在福斯特曼的管理下,湾流公司起死回生,最终于 1996年公开上市,两年后卖给了通用动力公司。


1999年,当福斯特曼·利特尔公司获准抛售手中所持的通用动力股票时,投资人当初在湾流公司投入的6.36亿美元已经变成了56亿美元,7年在单一项目上赚了将近50亿美元。


截止2000年,他公司旗下六支基金的平均回报率达到60%,令华尔街为之瞩目。


弗斯特曼他对后来KKR等杠杆公司开始改称自己为“私募股权投资公司”(Private Equity)不以为然。


等到后来次贷危机时,他评论说,80年代所谓的垃圾债券狂潮跟过去几年信贷市场的形势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次贷危机发生的最主要原因就是银行把钱借给了根本没有偿债能力的人,但银行却说没问题,自有办法。


弗斯特曼后来逐渐退出了并购交易,21世纪他成为了三家大公司的新主人。2004年1月,他以7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体育管理和咨询公司IMG,并担任了董事会主席。这家公司是全球最大的体育和艺人经纪公司, 包括中国最著名的网球运动员李娜。


2011年11月23日,71岁的弗斯特曼逝世。


终身未娶,却又永远绯闻缠身的他本身就是一部传奇电影。


-------------


后记:看了电影,也看了一些分析和纪录片,还是推荐大家看看原书,也许节奏有些慢,但绝对会渐入佳境。两位华尔街日报记者采用了大手笔来进行故事讲述,用广告语说,就是“不止是一场收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