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妍度假旅馆

看多媒体艺术展不划算 你以为看真迹就划算?

来源:AIAFChina    发布时间:2019-05-29 11:25:57


封闭式场馆里,由梵高手稿组成的电子幕墙让人安静下来。可以仰卧在《丰收》的草垛上闻着稻草的清香,或者抬头看看乌鸦在《麦田》上方飞过……最近的北京“邂逅梵高”体验展上,新技术和多媒体手段运用娴熟,似乎可以与文森特·梵高一起经历创作过程,甚至人生。

“邂逅梵高”体验展现场

在品牌运作下,梵高,这个原本最具影响力的印象派画家之一,成为印象派绝对的标杆。他的画作生动、色彩丰富、情感冲击力强,也适于制作衍生品,传播格外广泛。但画作真迹十分脆弱,如世界闻名的《向日葵》,很少在荷兰梵高博物馆以外的地方展出,有些作品甚至从未离开过该馆。因此,“邂逅梵高”展出的是由梵高博物馆制作的8幅3D技术(浮雕体层摄影术)复制品。在新技术手段的帮助下,梵高的笔触层次分明地跃然眼前。《向日葵》熔金般的道道笔迹伸展着,《黎明中的教堂》矗立眼前,《乌云下的麦田》《丰收》《灌木丛》《巴黎克林西林荫道》等名画,都有一一呈现。据梵高博物馆馆长阿克塞尔·吕格尔介绍,从肉眼来看,复制品与远在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馆藏的原作一模一样。

“邂逅梵高”体验展现场

“邂逅梵高”体验展现场

一模一样不一样

不过,一模一样也好,还让画作更加丰富、“活”起来了也好,可不是所有人都买帐。有些观众看完展览后就“吐槽”——“冲着梵高的大名购票,可一件真迹没看到,票价还比去年同期的莫奈特展更贵,亏了”、“付钱看了半个多小时的PPT,满满的山寨感”、“美术生或艺术从业者就没必要看了”、“梵高的艺术这次被技术和商业玩坏了”等等。

“邂逅梵高”体验展现场

而事实上,这可不是PPT般粗制滥造的仿制品。为了这场展览,梵高博物馆策划了三年多,并携手梵高家族共同制作。梵高的弟弟提奥·梵高的曾孙威廉·梵高担任艺术顾问,这是双方首次携手策划、官方呈现的梵高体验展。

梵高信件摘录

此外,梵高博物馆还将其保存的800余封梵高的信件进行摘选,并通过影像技术展示出来,制作成幕墙和展示资料。由于信件极易受损,目前已知存世的梵高信件,只有900余封。名作《卧室》旁的真实的梵高卧室所有物品均由梵高博物馆在荷兰制作完成。展览质量受到严格把控,现场不但屏蔽了所有的阳光照射,精细调试了地面的水平度,还严格测算了灯的角度。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梵高博物馆每天都会通过视频连线,检测展示情况,进行调整。

“邂逅梵高”体验展现场

由于运输、保险等成本的日益上升,大大提高了书画类“易碎品”的跨国展示难度,特别是梵高这种国宝级艺术家的作品,几乎难以走出国门,但随着观众的观展需求日益丰富,单纯的展示,已经不能完全满足其需求。因此,多媒体“浸入式”的体验展或者可以成为一种艺术展览的新趋势,不过,要做得精致。

不新鲜 但接受还不容易

而且,“数字化”并不是国内艺术展览界的新生事物。早在2010年,著名的意大利乌菲齐博物馆就曾与上海美术馆合办虚拟画展。也是无原件、纯数字化的艺术展。还有不少将数字呈现与艺术原作相结合的展览。作为第十七届中国上海艺术节的特别展,“乾隆号,下一个江南”跨媒体艺术展早前宣布将于9月7日在上海开幕,“国宝级"乾隆文物"将与新媒体科技、动漫美学创新结合”;而由上海自贸区国际文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主办的“米罗制造——梦幻版画体验展”近日也宣布于10月底在上海展出,将“以亲身体验情境及互动的形式”,“呈现百余幅超现实主义大师米罗的精品佳作”。展出效果如何还不得而知。
乾隆号,下一个江南

多媒体、数字化展览的方式,缺点显而易见,就是让人觉得“不划算”,优点也很明确——维护版权,还能让不能亲自去荷兰博物馆看展览的人们能够在世界各地看到虚拟的复制品。实物的展示效果当然是一种最为人所熟悉与接受的,而数字化的展出也有其特点与卖点,更不消说还可以保护艺术品,适当降低展览成本。

数字莫高窟启示

电影《千年莫高》

在将数字化技术应用到展陈方面,敦煌研究院作为国家设立的机构,做得很不错。自去年9月开始,敦煌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正式对外开放,自此不仅缩短了游客在洞窟内的滞留时间、减轻了对文物的压力,还将莫高窟游客合理接待量扩大了整整一倍。游客在此数字展示中心能观赏到介绍敦煌和莫高窟历史文化背景的主题电影《千年莫高》,以及展示精美石窟艺术的球幕电影《梦幻佛宫》,两部影片各长达20分钟。据媒体报道,敦煌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自去年8月1日试运营一个月以来,接待游客超过20万人次,预约率达到47%,敦煌研究院也向游客发放了调查表,其中97%的游客都对数字展示中心表示满意,67%的游客更认为展示中心的观影体验“非常棒”。

电影《梦幻佛宫》

莫高窟的案例可以部分说明,“数字化”无疑是一种重要的展陈手段,如果利用得好,其不仅能达到保护艺术品的目的,更能为一个公共机构带来更大的经济收益和公众关注度。通过数字化技术,既可做虚拟的展示,也可做实景的展示。其实想想,多媒体数字化的展览,还可以代替文字,更直观、更方便地扩大公众对作品的认知和审美体验。

什么是划算?

而且,说到划不划算的问题,你觉得看场精心制作的多媒体电子艺术展划算,还是看场虽说是真迹,但拼拼凑凑的展览好呢?

要知道,对于西方著名艺术家的作品展览,国内美术馆、博物馆绝大部分都是借展,国内打造一场大师展大致都得投入数百万至千万。此前有报道称,2011年举办的“毕加索中国大展”总投入超过4000万元人民币,其中仅借展费就达100万欧元。而三个月的场租费、为62件真迹的6.2亿欧元的保险费和场地搭建费都要数百万元。此次山水美术馆的毕加索大展中,83幅毕加索真迹作品,估价及保险一项同样价值不菲。

这种情况下,一来因为经济能力,二来可能因为身份限制,主办方未必能借到好作品。欧洲经济不景气,有些机构通过借展获取百万欧元的收入,多好,这也成了许多博物馆、美术馆的生存之道。比如,为“疯狂达利”提供作品的瑞士施特安顿基金会,在过去25年内在全球举办过80场展览,在上海K11商场里也展出过,观者如云。

因此,出大笔的借展费来获得展览的资源正在中国形成一股暗流。对于一些高产的艺术家,很多私人机构也都有丰富的收藏,攒一个展览也并不是很困难的事,但质量来就难说了。

所以,关于是不是真迹,你在意的究竟是什么呢?嗯,打个不是特别恰当的比方,假如拍一部《疯狂动物城》,Pixar的动画片和国产真人众星云集版,你爱看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