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妍度假旅馆

尸骸迷踪—深州杀人案始末

来源:anpinggw    发布时间:2019-05-29 07:38:50

2016年5月19日拂晓,夜幕尚未完全退却。毗邻307国道的深州市西杜庄村北果园,数盏警灯已在清冷夜色中闪烁了很久很久。

 

东方破晓,伴随着黎明的脚步,一桩凶杀积案的层层谜团也如夜幕般渐渐褪去……

7时30分,挥动的锄镐下,糟烂不堪的棉被突现一角!在场民警相互对视了一眼,紧蹙的眉头骤然舒展,不约而同地加快了清理速度。10余分钟后,一具完整的尸骸终于呈现在勘验民警面前。

一桩4年前的杀人积案,被害者尸体去向成谜。警方锲而不舍三度挖掘,终使遗骸重见天日,死者得慰于九泉之下,凶手亦可得到法律的制裁!

 


深州发案:按摩店老板离奇失踪


2011年11月25日14时许,已经与丈夫万老四失联十天的宋真真心急火燎地走进了深州市公安局。据宋真真讲述,11月15日,万老四从安平县赶回深州市区,当日下午便与家人失去了联系,至今未见踪迹。她和家人最为担心的是,万老四可能“出事了”。

提及万老四,民警对他并不陌生:47岁,在深州市区经营洗头按摩行业多年。因为抢占客源,他与同行间时有摩擦,甚至几次大打出手。深州警方多次出警处理,对其印象颇深。

2011年10月末,万老四新立“炉灶”,到安平县城继续从事老本行。然而,刚刚淡出深州地面半个月的万老四却因离奇失踪,重回警方视线。

 

骇人悚闻:失踪人员竟遭坑杀

深州市公安局刑侦民警立即从11月15日那天万老四的活动轨迹入手展开摸排调查。很快,一辆出租车司机向警方提供了重要线索:当日,万老四曾经乘坐过自己的出租车,但是,半路被一辆白色小汽车拦住,车上下来三名男子,将万老四架上白色汽车拉走了。

经过民警深入工作,与万老四颇有嫌隙的另一家洗头按摩店的经营者高大成浮出水面。11月25日晚,高大成被警方传唤到案。审讯室里几番较量之后,高大成向警方道出了一桩骇人悚闻——万老四被人毒打后埋了!

据高大成供述,他亲眼目睹了万老四的遇害经过,事情的确由其而起,但动手的还另有两人,就是郝红星和王小柱。

当晚,警方迅速出击将另一涉案嫌疑人王小柱抓获。但是,郝红星此时已经潜逃,警方随即将其上网追逃。

 

同行结怨:寻求“大哥”抗衡对手

面对民警,高大成详细供述了与万老四的结怨缘由及犯罪始末。

2011年6月初,高大成开始“入行”,四处网罗服务人员,万老四手下的数名服务人员也被他吸纳了过去。万对此极为不满,多次约高会面,但高一直避而不见。

然而躲避终不是长久之计,寻找“靠山”对抗同行,成为了高大成梦寐以求的事。一个偶然的机会,高大成终于结识了深州地面上一个“大哥”级人物——郝红星。

郝红星,16岁时父亲因车祸去世,缺失管教的他开始“混迹江湖”,开过饭店,设过赌局,放过高利贷,曾经因为口角将人砍伤坐牢四年,为了帮人出气非法拘禁他人又被判刑一年半,有了前科的他在当地人眼中越来越心狠手辣、暴虐成性,他饲养了藏獒、狼青等恶犬多条,放狠话时经常会说“谁不服灭他全家”、“弄死他拉出去喂狗”,还从当地老混混手里买了一支枪,从此更加嚣张跋扈,渐渐地成了深州一带小有名气的“狠角色”。

高大成迅速投入郝红星手下听命,甘为马前卒,同时也希望依靠郝红星来震慑万老四。

2011年10月10日晚,万老四再次找到高大成要求面谈。当晚,与万约在了一家饭店内。席间,两人爆发口角,高抬出了郝红星的名号为自己“装门面”。出乎他的意料,万毫无惧色,反将其骂了个狗血喷头。最终,双方不欢而散。

次日,高将此事告诉了郝红星。一向寡言的郝只回复了一句话:“再见到万老四,告诉我。”

估计连万老四自己也不会想到,只因酒后的这番泄愤之言,竟为其日后埋下了杀身之祸。

 

两份供述:印证被害人遇害经过

万老四遇害的始末细节,在高大成和王小柱的供述中被完整还原出来。

2011年11月15日,下午2时许,高大成在深州北环路恰巧撞见从安平返回的万老四。郝红星得知消息,驾车与王小柱迅速赶到。随后,三人强行将万老四带往旧州村郝红星的家中。

万老四预感不妙,途中寻机将随身携带的两部手机先后抛出车窗。驶近旧州村口时,心思缜密的郝红星吩咐高大成原路返回,寻找万老四遗弃的手机未果。

万老四被郝红星与王小柱强行架入院中,随即遭到郝红星毒打。

下午5时30分,在郝红星的指挥下,高大成将奄奄一息的万老四背进坟地,抛置于一个旧坟坑中,挥动铁锹掩埋。王小柱则留在车旁望风。

 

首次挖掘:被害人尸体去向成迷

11月25日当天,办案民警在郝红星家中提取到了万老四的毛发组织,也从侧面印证了两名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情节。但是,接下来的案件侦破工作,却并未像人们想象的那样顺利。

根据高、王二人的指认,民警在旧州村西北的坟地内对万老四的尸体进行挖掘。出人意料的是,虽然坟坑掩埋痕迹依旧清晰,但尸体却不见了踪迹。

故意杀人案件,被害者的尸体是案件最直接的定罪依据,仅有口供和间接证据,在法律上不能充分证明失踪者已经被害死亡。种种迹象表明,尸体被再次转移了,那究竟被藏到了何处?深州警方加大了侦查力度。

 

再次挖掘:尸骸不翼而飞留坑穴

2011年12月初,郝红星的“发小”杨延龙进入警方视线。此人一直与郝红星联系密切,且在郝红星出逃后不久也离开深州不知去向。办案民警随即围绕杨延龙展开工作。

2012年2月,潜逃至江苏无锡的杨延龙被深州警方抓获。郝红兴在案发后的部分隐蔽动作,在杨延龙的供述中得以完整补充。

11月15日下午5时许,郝红星找到杨延龙,吩咐杨去距离村西北坟地不远的杨树林中挖个深一米左右的坑。杨问及挖坑的用途,郝当时未作解释。

当晚10时许,郝红星带领杨延龙来到了村西北坟地,才告知他帮忙埋个人。杨心中虽然充满疑虑,但出于对郝的畏惧只能依言而行。

二人将尸体挖出,拖拽至杨树林的坑中,随后又在尸体上覆盖玉米秸和树叶,泼上提前备好的燃油,纵火焚烧。

这时,郝红星的一个疯狂举动,更吓得杨延龙魂飞天外:他突然从身后取出了一条半自动步枪,对着坑中的尸体连开两枪。杨延龙觉得,这可能是郝在警告自己,绝不能泄漏此事。

熊熊大火中,杨延龙依照郝红星的吩咐,将两人脱掉的外套和鞋子一并扔进坑内焚毁填埋。

根据杨延龙的指认,民警找到了第二次埋尸的村西林地,此处距离第一次埋尸的坟地约一公里之遥。然而,挖掘结果再次出乎了警方的预判,民警仅提取到了2枚弹壳、1枚弹头,另有未燃尽的床单、鞋垫、纽扣残片。但是,最为关键的证据——被害人尸骸,依然不见踪迹!

根据疑案从无原则,案件最终没有进入起诉阶段,高大成等人先后被取保候审。这起案件在当地很快传开,一时谣言四起,质疑公安机关办案能力者有之,传言郝红星等人“神通广大”者有之,借此传播封建迷信者亦有之……

 

嫌犯归案:强大审讯破其心理防线

几年来,深州市公安局从没有放弃对郝红星的抓捕,先后20多次组织民警远赴外地开展摸排、布控,同时千方百计找寻“消失”的尸体,但是,两方面工作始终都没有实质进展。

今年4月24日晚,石家庄警方根据举报,在市内一加油站查获一辆衡水牌照汽车,抓获两名吸毒人员。经核查,其中一人正是潜逃多年的郝红星!

25日,犯罪嫌疑人郝红星被押回衡水。通过首次审讯交锋,郝红星对于杀害万老四并两次埋尸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但是对尸体第三次被藏在什么地方,他一口咬定是一个朋友帮助处理了,具体地方他也不知道,而他所交代的这位“朋友”,早在2011年就因车祸去世了,郝红星这么说,无非就是想“死无对证”。

如果这次还找不到尸体,那么很有可能还会重演几年前的一幕,犯罪嫌疑人受不到应有的制裁,受害人家属难以满意,警方也会承受更大的压力和考验。

在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程蔚青的指挥调度下,市县两级公安机关迅速抽调经验丰富的精干力量,组成了近10人的审讯小组,有着近30年从警经历的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调研员何凤林担任组长,专攻此案。

在郝红星落网后的20多天里,审讯小组采取了暂时“冷却”郝红星、加强外围取证的策略,一方面暂不接触郝红星,紧锣密鼓制定审讯方案,静观犯罪嫌疑人的心理变化,等待最佳时机一举攻破此案。另一方面,全力排查证据,抓捕涉案人员。

经过审讯小组六次制定、商讨、推翻重来,在反复推敲中,一套极为严谨的审讯方案呈现在众人面前。与此同时,专案组分兵几路,强力排查固定相关证据。

4月26日,犯罪嫌疑人王小柱被抓获;28日,犯罪嫌疑人高大成落网;5月5日,郝红星藏匿于亲戚家中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和26发子弹被缴获;14日,犯罪嫌疑人杨延龙落网;17日,涉嫌包庇的7名犯罪嫌疑人全部到案。

5月18日晚9时,审讯小组再次提审郝红星。民警根据方案设计默契配合,层层推进,历经近5个小时的审讯,最终击溃了郝红星的心理防线。

次日凌晨2时许,供述完案情始末的郝红星似乎也长出了一口气,颓然地靠在了椅背上……

 

三度寻尸:尸骸重现揭开全案始末

郝红星做事向来“走一步,想三步”,也正是凭借着这一点,他才得以与警方周旋多年。

据郝红星供述,在与杨延龙烧尸、埋尸后,他觉得还不放心,便于数日之后伙同他人将尸体再次转移。他深信,只要警方找不到万老四的尸体,便无法定案,自己就能逍遥法外。

作案后,郝红星就和高大成约定,两个小时联系一次,不联系就是出事了。所以,高大成刚一落网,郝红星立即“跑路”,并完全断绝了与家人的联系。

如今,郝红星的如意算盘都成了泡影。5月19日凌晨3时许,民警押着郝红星来到深州市西杜庄村北的一片果园中。这里,就是郝红星第三次转移被害者尸体的埋尸地。

几年过去,郝红星记忆中的地形特点已经有所变化。经过连续四个小时的搜寻挖掘,到7时30分,一具被棉被包裹的男性遗骸被挖掘了出来。经过DNA鉴定,死者正是遇害的万老四,五年迷案最终水落石出。

据郝红星讲述,多年间,他辗转山西、陕西、甘肃、四川、湖北等多省份。虽然手里持有网上购买的假身份证,但为躲避警方的追捕,数千公里逃亡之路,他多半依靠步行“跑路”,偶尔坐车也仅仅乘坐出租车。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郝红星等人挖空心思所做的这一切,终究还是未能帮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文中人物除民警外均为化名)

 

以上信息摘自衡水公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