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妍度假旅馆

万科之争战火重燃

来源:TianyueVC    发布时间:2019-06-20 10:12:41
天阅投资
新三板 | 交流 | 分享

休战已结束。


上周,一家私有保险集团在中断6个月后再次增持中国最大房地产开发商之一的股票,为这场表面上看是一个关于股东权利的简单道德故事的“最终摊牌”拉开序幕。


宝能集团(Baoneng Group)去年开始购入万科(China Vanke)股票,并在去年12月与万科展开领导权之争。宝能首次发起进攻就激起了这家住宅开发商的创始人兼董事长王石的愤怒回应,称宝能为“野蛮人”,将严重破坏万科的企业文化。


如今,战火重燃。经过6个月的停牌,万科在深圳上市的A股于上周一复牌。宝能趁势杀入,将所持万科股份从24%提升至25%,触及监管门槛。这将考验,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执政的共产党让市场力量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承诺是否存在限度。而宝能大举使用杠杆也引发了对中国的信贷泡沫在这场前所未有的企业股权之争中所发挥作用的质疑。


交银国际(Bocom International)研究主管洪灏表示,万科之争预示着中国投资者维权行动时代的到来。“它还表明杠杆如何能够让竞争更公平,尽管也带来巨大风险,”洪灏补充道,“在这方面,万科之争类似于美国的‘门口的野蛮人’时代,那时,拥有良好及稳定现金流的公司遭到了用垃圾债券融资的收购。”


去年12月初,金融综合性企业宝能首次以万科最大股东的身份出现。宝能为企业家姚振华所创,以前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宝能的出现引发了万科的担忧,创建万科的独立管理团队此前从不必向某个控股股东负责。


“我们在中国从未见过这样的敌意收购,”胡润(Rupert Hoogewerf)在追踪中国亿万富翁财富的《胡润百富榜》(Hurun Report)中表示,“这次事件如此轰动的原因之一是,它涉及的是中国最知名、最受尊敬的企业家之一——王石。将他逐出一家多年业绩优秀的公司的企图前所未闻。”


在姚振华大举购股(使得万科股价飙升)之前,中国最大国有企业之一——华润集团(China Resources)是万科最大股东。


华润由中央政府控制。但当王石开始寻找“白衣骑士”时,他却转向了深圳地铁集团(Shenzhen Metro Group)——一家隶属于深圳市政府的轨道交通企业。至此,私企、中央政府以及一个地位突出的地方政府全都卷入了这场不同寻常的收购战。


万科提议让深圳地铁成为公司最大股东,在这一过程中稀释宝能、华润及少数股东的股份。毫不奇怪,宝能、华润都表示反对这一提议。


万科、宝能及华润都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


然而,6月26日,万科之争再起波澜,宝能开始进一步施压,要求召开股东大会投票罢免万科董事会。宝能称,万科董事会在王石长期休假到海外游学的几年中对其支付了过高的薪酬。王石否认自己曾推卸工作职责。


在上周五刊发的采访中,王石对官方的新华社称:“宝能成为大股东才几个月,就要罢免整个董事会、赶走整个管理层。他们真有能力管好这家公司吗?”


在试图挑战王石及整个万科董事会(华润拥有其中的三席)的过程中,宝能似乎低估了可能引发的反弹。在万科的“稳定”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局势开始偏向王石及其管理团队。


华润表示,该集团不支持宝能的要求。曾执掌中国最大国有能源企业之一的傅成玉,称赞万科为“中国市场少有的治理规范、公开透明的良治公司”,并呼吁监管机构保护该公司。


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呼应傅成玉的担忧称,罢免万科董事会可能导致财务不稳定,影响万科的信用评级。


中国人口最多的城市重庆市的市长黄奇帆随后加入战局。黄奇帆在重庆市一次政府会议上发表讲话称,宝能收购股票的资金来源应受到检查。他还表示“如果由企业自己掰扯,事情就像一锅混汤”。


黄奇帆这番言论见诸当地媒体后,审查人员删除了部分报道。但黄奇帆的干预很重要。上世纪90年代,黄奇帆在上海的发展中起到过关键作用,而且他长期以来为北京方面的重大决策提供建议,令他拥有绝大多数中国市长所没有的全国影响力。


黄奇帆似乎也附和了早前的担忧,即宝能依靠高成本借债为其金融投资提供资金。宝能旗下寿险公司前海人寿保险(Foresea Life Insurance)销售高收益理财产品来推动保费增长。


前海人寿四年前才成立,在中国寿险行业的蓬勃发展中,该公司在同类企业中迅速蹿升。2012年前海人寿的保费排在第53位,2015年就升到了第11位。其增长主要来自“万能险”产品销售,该产品结合了身故保险金和投资利益,确保在一个固定期限期满后支付一定收益。对许多这类产品而言,其保险保障仅占其价值的一小部分。 


分析师胡润表示:“我最近一直开玩笑说保险业通常很枯燥,但在中国它是人们看到的最激动人心的行业之一。”


前海人寿的保费一路飙升,从2012年的2.72亿元人民币迅速增长至2015年的780亿元人民币。仅今年头5个月就又入账560亿元人民币。为中国数家中型保险公司提供咨询的咨询公司Enhance的萨姆•拉德万(Sam Radwan)表示,前海人寿98%的销售是通过银行完成的,而银行通常只推销高收益产品。


拉德万说:“如果你真的想卖传统保险产品,你就必须投入巨资,去建设和培训代理人队伍以及呼叫中心。这需要时间和大量前期投入——而他们没有这么做。”


拉德万说:“监管机构讨厌这类企业,它们的运营模式更像私募股权公司。这就是它们受到密切审视的原因。”


除了销售理财产品,宝能集团企业——通常被称为“宝能系”——还从中国影子银行体系借钱进行收购活动。去年12月,深交所(Shenzhen Stock Exchange)要求宝能旗下深圳钜盛华(Jushenghua)解释收购万科股票的近100亿元人民币资金的来源。这家公司表示通过资产管理计划(承诺固定回报)筹集的资金占这笔投资的三分之二。


据近期文件显示,宝能系已申请——或已获批——在深交所发行280亿元人民币债券,从而为该集团提供更多弹药。不过近期万科股价大跌,以及A股房地产板块整体下滑,凸显了这种投资策略的风险。宝能对万科的大部分投资已经缩水。


姚振华则以去年股市崩盘为由,努力表明自己对万科的这场突袭符合政府促进投资的政策。


姚振华对新华社表示:“我们投资万科既是去年股灾时响应国家号召的救市行动,又是‘新国十条’背景下保险资金对接实体经济的内在要求。”

(来源:FT中文网)

请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