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妍度假旅馆

与时俱进:谈谈膜性肾病的新进展

来源:dxynephtoday    发布时间:2019-06-20 18:46:41

来自法国索邦大学的 Ronco 和 Debiec 教授在 The Lancet 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关于膜性肾病研究和治疗新进展的综述,总结了过去 13 年里有关膜性肾病(MN)发病机制、诊断和治疗方面的新进展。本文编译了其中与临床较为相关的部分,供同道一起学习。


流行病学和临床特征


世界范围内,成人 MN 的年度发病率是 1 个新发病例 /100000 人 / 年,也就是欧洲每年有 10000 个新发病例。


MN 可影响所有年龄和种族的患者,但是在男性中较女性中更多(性别比 = 2:1),发病高峰在 30-50 岁。年轻女性中的 MN 要高度怀疑狼疮的可能性。儿童中 MN 不常见。MN 常常与乙型肝炎有关,较少与自身免疫性疾病或甲状腺疾病有关。


60%~80% MN 患者表现为肾病综合征,剩余的表现为无症状的蛋白尿(<3.5 g/24 h),其中 60% 会进展至完全的肾病综合征。镜下血尿发生于 50% 的 MN 患者中,但是大量血尿和红细胞管型很少见。


80%MN 患者起病时血压和肾小球滤过率正常。急性肾损伤少见,可能由于过度利尿导致的低血容量,急性双侧深静脉血栓形成,药物诱导的间质性肾炎或叠加有新月体性肾小球肾炎所导致。


MN 是一个慢性疾病,可以自发缓解和复发。常常在起病后的头 2 年里 , 大约 40% 的病例能自发缓解。


预测自发缓解的因子是基线时的蛋白尿水平 <8 g/d、女性、年龄 <50 岁,起病时肾功能良好。另外 2/3 患者可以平分为持续存在蛋白尿但肾功能长期维持者和虽然接受免疫抑制治疗但仍进展至肾衰竭者。MN 仍然是原发性肾小球肾炎中导致终末期肾脏病(ESRD)第二位或第三位的病因。


病理改变


在 MN 早期阶段,光镜下肾小球结构正常,只能通过免疫荧光和电镜做出诊断。下一阶段是以毛细血管壁均匀增厚为特征。早期反映肾小球基底膜之间沉积物的被称为尖峰。


随着疾病进展,沉积物并入肾小球基底膜,看起来似乎是免疫沉积物被吸收了。疾病进一步进展,间质纤维化和肾小球硬化便出现了。


诊断特发性和继发性 MN 都有赖于发现 IgG 颗粒样沉积在肾小球毛细血管袢。在这些沉积物中往往可见补体 C3 和 C4。出现 C1q 提示继发性 MN,尤其是与 SLE 有关。


此外活检标本应常规进行 PLA2R 抗原和 IgG 亚型的染色。在特发性 MN 中主要是 IgG4,而在继发性 MN 中主要是 IgG1 和 IgG2 亚型。


电镜下,显著的损伤时上皮下电子致密物沉积,足细胞足突融合。疾病可以根据上皮下免疫复合物被肾小球基底膜围绕的程度进行分期。


诊断


在过去的 3 年里,许多关于不同病理类型中抗 PLA2R 抗体发生率的研究显示这些抗体是 MN 特异性和敏感性的生物标志物。


抗 PLA2R 抗体的特异性如此之高,以至于有些临床医生要重新考虑肾活检的实用性了,尤其是在有些身体状况不那么好的老年患者和有危及生命并发症(如肾静脉血栓形成或肺栓塞)需要抗凝治疗的患者中。


继发性 MN 中抗 PLA2R 抗体发生率低,但是难以排除 MN 与相关疾病的巧合。在继发性 MN 中,与乙型肝炎病毒复制和活动期结节病有关的抗 PLA2R 抗体发生率升高,提示这两种与免疫紊乱有关的疾病可能诱导或提高了针对 PLA2R 的免疫应答。


推荐在所有 MN 患者中联合检测血清(抗体)和活检组织(抗原)分析。免疫复合物中 PLA2R 抗原的检测还是诊断原发性 MN 一个重要的线索,其中 PLA2R 通常与以 IgG4 为主的沉积有关。


然而,免疫复合物中出现 PLA2R 通常报道出现在乙型肝炎病毒感染复制和活动期结节病的患者中。


抗 PLA2R 抗体的预测价值


过去 3 年中进行的许多研究显示抗 PLA2R 抗体水平与尿蛋白排泄量和疾病活动度有关。在自发缓解或治疗诱导缓解时抗体水平检测不到,当疾病复发时重新出现或水平升高。


抗体水平还能预测预后,由于高滴度抗体水平与自发缓解或免疫抑制剂诱导缓解的风险降低有关,与非肾病综合征患者出现肾病综合征和肾功能恶化的风险增加有关。在抗体滴度最高组的患者中,开始免疫抑制治疗到缓解的时间间隔显著增加。


患者随访和治疗有效性的监测


我们推荐在开始免疫抑制治疗前,每 2 个月检测一次抗体滴度,以避免在进入免疫缓解期时给予患者不必要的治疗。在免疫抑制治疗的最初 6 个月里每个月检测一次抗体滴度。


肾移植患者的监测


由于肾移植后 MN 的高复发率,应该从移植之日起就开始经常检查抗体。50%~80% 复发性 MN 和所有早期复发都与抗 PLA2R 抗体有关。这些结果和伴有单克隆 IgG3κ沉积的不典型 MN 复发支持抗 PLA2R 抗体的致病作用。


相反地,某些抗 PLA2R 抗体滴度高的患者从不出现复发,即使组织学上也不复发。当移植后,患者 IgG4 型抗 PLA2R 抗体滴度不降低时,复发的风险似乎增加。


在从头 MN 中(可能是一种同种免疫性疾病),血清中抗 PLA2R 抗体和沉积物中的 PLA2R 抗原的检测几乎都是阴性。


从病理生理进展到新的治疗途径


在过去的 13 年里 MN 的病理机制为治疗打开了新的大门。首先,抗 PLA2R 抗体滴度对挑选免疫抑制治疗的患者具有重要作用,个体化治疗的第一步。其次,非特异性免疫抑制治疗会被特异性更强毒性更小的治疗方法替代或联用。


虽然有 1/3 持续肾病综合征的患者对治疗无应答,但抗 CD20 抗体(利妥昔单抗)仍是这个正确方向上的一个进步。


还需要基于特异性免疫吸附的更加特异性的表位驱动疗法。对所谓的肾炎抗原表位的分子结构知识的增长使得研究者们能设计出非肽受体拮抗剂,用作抗体衰减的诱饵。


第三,临床医生应该时刻记住,即使在有应答的患者中免疫应答很迅速,完全激活和损伤足细胞仍然持续至抗体完全削减时。


因此,研发阻断 C5b-9 膜攻击复合物形成的补体拮抗剂和有利于肾小球毛细血管壁恢复的细胞保护疗法还充满着机会。应该加强这一领域的研究。




回复「D+任一疾病」,可获取相关知识,比如回复「D肾衰竭」,即可获取肾衰竭的定义、诊治、预后等基本信息。



感谢关注肾内时间,尚未绑定的丁香园站友回复口令「绑定」,还可获取 5 个丁当。


编辑:于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