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妍度假旅馆

2万小时积累,移动应用领先硅谷24个月, BOSS直聘的招聘2.0之旅

来源:CKReview    发布时间:2019-05-14 19:59:20



作者:刘铮铮,资深媒体人

 



赵鹏一边回答问题,一边抽烟,一根接一根。

就像他做的那款名叫“BOSS直聘”的移动应用,2014年7月上线以来,用户增长根本停不下来。根据官方披露的数据,BOSS直聘拥有900余万用户,BOSS直聘产品线也从最初的几人,发展到现在的 95 人。

这是一款用聊天代替投递简历和电话面试的移动应用,去除了中间的冗余环节,让BOSS直接与求职者沟通。竞争对手纷纷模仿,上线类似的直聊功能,甚至不惜采用非常手段,黑入BOSS直聘开发者账户,用开发者身份将BOSS直聘从App Store下架。

很快,真相浮出水面,Boss直聘向法院正式起诉对手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整个过程中,作为BOSS直聘CEO的赵鹏,保持着相当程度的克制。

他更愿意从另外的角度看待此事(当然法律的归法律)。“一个80后创业者,面临竞争压力、融资压力、内部管理的压力、外部投资人的压力,无数压力之下,动作有点变形,归根到底不就这么回事吗?人要有同理心,再说仇恨有什么意义?”
 
凡成大事,人谋居半
 
管理学家德鲁克认为,管理者做出的所有决策,人事决策最为重要。因为人是“特殊资源”,决定组织的绩效状况,管理者尤其要重视人才的选拔、培养和晋升。

道理谁都懂,但只有那些真正有远见的CEO,会把相当一部分精力放在找人上。看看雷军创立小米时的状态,四处求贤,招纳英豪,深谙“凡成大事,人谋居半”的道理。

如果条件允许,CEO应该跟每一位潜在员工聊一聊,这是直聘风行的深层次原因。传统招聘网站,十几年一直停留在HR收纳简历、层层人工筛选简历的阶段。当然,缺乏便捷沟通的工具,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而智能手机,让这一问题不再存在。

Boss直聘脱胎于母公司“看准网”。2014年,赵鹏团队收购分智网,后改名看准网,定位企业点评,旨在帮助求职者解决信息不对称。因为是创业公司,招人太难,索性自己做了一款招聘产品,让BOSS和牛人在平台上直接开聊,缩短招聘进程。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谁用谁知道。“现在这个办公室,超过 80% 的员工,是通过Boss直聘招来的,一点也不夸张。”赵鹏说,“超过一半的Boss直聘用户,由口碑传播而来。”

“一个事情能不能转起来,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口碑。你的用户要认真告诉身边的人,我用这个软件找到人了。有了这个标准,就是一个真命题,没有这个标准,一年花十几个亿补贴,有些东西成本七块三,现价一毛三,一堆人就围上来了。你不补贴的时候,说现在要挣点钱了,卖十二块,人立刻走得光光的。”


这几句话,清晰阐明了他的互联网产品观。
 
2万小时积累
 
某种程度上,创业有两种模式。

  • 一种是沙盘推演式的谋划,最好国外还有一个参照物。看准网参照的就是美国一家名叫Glassdoor的雇主点评网站。2007年,Glassdoor创立,2016年完成H轮融资,估值10亿美元。


  • 一种是创业者先有切肤之痛,痛不可遏,再从解决痛点出发,建立有效运转的商业体系。BOSS直聘,是第二种模式的代表。



1970年出生的赵鹏,第一份工作在团中央,他在那里呆了11年。

他做公务员,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机会治理一个六七万人的边陲小县。让这六七万人过得更好,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个想法支撑了他好多年。

后来发现,他想得太简单了。“我在处级岗位,接触了很多地方上的领导。其实县委书记最不好干,治理一县极其复杂。虽然‘登车揽辔,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了解情况以后,才知道这真的很难。”

进入互联网行业,他的年纪已经偏大了。2005年,他以公关总监身份加入智联招聘,一直做到公司CEO,之后因为2010年的一场风波离开。

可以说,他是网络招聘行业的老兵。他需要一个机会,而这个机会,让他等了太长时间。

“你们真的仔细研究过,BOSS直聘是全球独创?硅谷没有比你们更早的产品?”我问。

“迄今没有长这样的,别说两年前了,这件事情,我们整整领先硅谷24个月。”他答。

移动互联网加上人口红利,中国已经创造了不少互联网奇迹。“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出,让创业起步变得容易(创业成功很难),每天都不断有创业公司成立,招聘需求也越来越旺盛。“碰上这些地利,BOSS直聘就比硅谷的公司做的早,做的领先。”

孔子说:“不愤不启,不悱不发。”讲的是一个人,只有主观意愿强烈到一定程度,对其启发和开导才有用。

同样,做企业未尝不是如此。

日本经营之神稻盛和夫回忆,当年研发以镁橄榄石粉末为原材料的“U字型绝缘体”,总是无法解决成型后的杂质问题。日思夜想,有一天,他不小心碰倒实验室的松香树脂。突然就想到,可以在原材料中加入松香,待高温烧结,松香烧尽挥发,“U字型绝缘体”就不留任何杂质了。

后来,稻盛和夫把那一瞬间,称为“神的启示”。

BOSS直聘之于赵鹏,有怎样的意义?“我有2万小时以上的孜孜以求,又是一个认真的人,整天以格物致知为追求,不虚度,上进又努力,也该摸到关键点了。这事就应该是我的,不是谁在眷顾我。”他说。
 
MDD:招聘2.0
 
BOSS直聘刚起步时,靠人肉拉BOSS入驻。这是所有平台型互联网产品的通用路径,就像新开张的市场,总得招商一样。

2014年10月,一个知名大厂的CTO,带着一票总监,坐镇BOSS直聘。他们花了一天时间,结束以后,还认真反馈了一个产品文档。其中特别指出,不相干的求职者,老跟CTO打招呼,体验很差。建议BOSS可以先出三道题,答题通过的同学,才有资格面见真龙。

技术团队一听,真知灼见啊,又是大厂CTO的反馈,必须重视。于是加班加点,上线新功能。很快,招聘成功的对数,急剧下降了一个数量级。



其实,BOSS直聘就是一个在线面试的地方,崇尚简单沟通。求职者和BOSS,是权利义务完全平等的人,这是基本的行为准则。现在改掉游戏规则,区分位置尊卑,自然不合时宜。

毕竟付出了那么多,出现问题,技术团队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四处研究访问路径。痛苦了一星期,最后才相信,问题就出在新功能上。

他们原来以为,新功能是一个人肉匹配器,这是最让人兴奋的。其实,匹配上最难啃的骨头就是算法,公司运营一天,这块骨头,就要一直啃下去。这次的挫折让赵鹏意识到这件事没有捷径,“操之过急,干了一件差点让自己死掉的事,一定不是自己多么蠢,而是利益弄得你那么蠢。”他说。

经过两年时间的摸索,他越来越确信,MDD(Mobile,Direcruit,Data),也就是“移动+直聘+数据”,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招聘2.0。其中,Direcruit是他自创的词,Direct加上Recruit,就是直聘。

这类产品有一个特点,用户数越多,数据量越大,越聪明。曾经,一位上海老板对赵鹏说,他的BOSS直聘账号,积分等级较高。他忙的时候,担心长时间不使用,账号等级受影响,就让秘书代替自己登录浏览。

过了一段时间,他登录账号,觉得有点怪怪的。赵鹏说,就像你买了一辆新车,先自己开三万公里,然后借给朋友开半年。车还回来,你再开的时候,也会怪怪的。不同的人,开车习惯不同,车况也会慢慢不同。所以在公开场合,他多次劝用户自己的账户自己管。
 
商场如战场?
 
他不认为存在所谓“壁垒”。

“世界上哪有什么壁垒,那些拼命垒壁垒的人,就是因为没有壁垒。做好这个阶段我们能做好的事情,纵情上前,总有一碗饭吃,创业是一件多么惨的事,是拿四百米的跑步速度跑马拉松,又要有速度又要有耐力。路很远,把气调匀,步子迈开,不要绕来绕去,浪费能量,唯有速度是最重要的东西。”

商业是一场长程赛跑,你不知道下一段路,跟谁齐头并进。现在回顾起当年智联招聘、前程无忧、中华英才网三家争霸的情形,赵鹏言语中还是流露出对对手的敬佩,“大家都能守住商业竞争的底线”。

他对前程无忧创始人甄荣辉评价甚高,将其称为海内第二CEO(第一CEO为雷军),认为此人“张弛有度,宽严相济,几乎从不犯错误。”他们打过仗,吃过饭,聊过天,谋划过一些事情。

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一度担任中华英才网董事会主席,日后也成了BOSS直聘的投资人。赵鹏对她的工作劲头深有感触。徐来北京工作,总是带着四个人,两人一组轮流上,只有她一直在工作。

这是颇有古风的作为。“抱人孩子跳井,打人玻璃,侮辱人名誉,这些流氓的事情,咱们是不干的。为什么打不出仇恨,反而打出了尊重?大家还是恪守商业伦理。有人说,商场如战场,那就研究一下战场好了。”




他讲了一个美国南北战争的例子。

战争结束以后,南军的李将军提出,败军不受辱,接受投降的南军军官,应该可以随身携带他们的手枪和佩剑。北军的格兰特将军接受了。谈判中,李将军希望他的骑兵和炮兵,保留他们的战马。格兰特的回答是:“如果这些士兵没有现在所乘马匹的帮助,就很难收获下一季的庄稼,养活家中老小过冬,我会这样安排的。”

他最近又看了一遍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但自言并无英雄情结。英雄,本质上需要做出不可思议的自我牺牲,他坦言,没有那么勇敢。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对名士之风,他心向往之。

 

*本文为长江商业评论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 END -


“长江商业评论”联系方式


投稿及内容合作|editor@ckreview.cn
广告及商务合作|bd@ckrevie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