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妍度假旅馆

还在试衣间里,老板竟然就……

来源:dxiang5    发布时间:2019-05-14 19:31:58

号召小伙伴们一起关注【香网小说】


“臭丫头,你别跑。”

诺大的商场里,一抹娇小的身影不断的在人群里穿梭,时不时回过头,看了看身后仍然对她紧追不放的几名男子,她忍不住低声咒骂了句。

该死的,这么难缠。

早知道就不应该答应叶晴晴那个臭丫头帮她逃婚。

再这么跑下去她非得让他们给逮住不可。

她得赶紧想个办法才行。

宁洁儿边加快脚下的速度,边眼观四方,寻找着躲藏的地方。

“死丫头,你给我们站住。”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逼近,宁洁儿心里越发的慌张,这时她看到前头不远处卖男装专柜的旁边有一间试衣间,那门微微敞开,她想也不想的就朝它飞奔过去,然后将门给关上。

幸好,幸好,终于躲过去了。

宁洁儿缩在门的一角,看到那几名男人朝楼上的方向跑去,抚着胸口蹲,长长的舒了口气。

“嗯……嗯……”

忽然,耳盼传来了一记暧昧的声音,宁洁儿身子一僵,机械的抬起头,刹那间瞪圆了眼睛,差点没尖叫出声。

妈呀,在她面前一男一女正激情的上演着现实版优衣酷。

因为是姿势的关系,宁洁儿没办法看清那个男人的脸,但是她却清楚的看到那男人的手很是不安分的在女人身上不停的游走。

女人被撩拨得心猿意马,逐渐做出回应。

看到这里,宁洁儿一张脸火辣辣的烫,只差没挖个洞钻进去。

这对男女也太open了吧,就算再怎么迫不及待也得回家或者开个酒店什么的,再不然至少也得把门给锁上吧。

在公共场所就来这么一段,也不怕被人偷拍给放到网上去。

宁洁儿抚着眼睛,慢慢的转过身,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丁点声音,伸手就要去抓门把准备溜之大及。

不料,这时身后一道冷冽的声音倏地响起,“看完就想走?”

宁洁儿刹那间像被雷给劈到般,整个人僵直在那里,动也不动。

居然被发现了!

“啊……枫,她是谁?她怎么在这里?”听到欧凌枫的话,女人转过身,看到宁洁儿的刹那脸色都刷白,慌乱的将衣服给穿好。

欧凌轩没理会她,目光冷冽的盯着宁洁儿,那犀利的眼神就像老鹰看到猎物似的,“转过头来。”

宁洁儿下意识的咬紧下唇,心想自己要不要夺门而出。

然而,欧凌枫却仿佛早就看穿她的心思似的,就在她准备伸出手抓门把的时候,身后再度传来了他冰冷的声音,“外头有我的人,你是跑不掉的。”

宁洁儿手上的动作一顿,双腿就像灌了铅似的,无法移动。

她知道这个男人并不是在开玩笑,刚跑进来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这试衣间的两边确实站着两个西装笔挺的男人。

当时她还以为他们是这家专卖店请来的模特呢。

不过经这男人这么一说,她算是明白了,他们不是什么模特,而是保镖。

“我最后再说一次,转过来。”见宁洁儿中动也不动,完全没有要转过来的意思,欧凌枫冷峻的脸上露出了些许不耐。

这是第一次有人敢无视他的命令,而且还是个女人。

宁洁儿气馁的缩回手,慢慢的回转过身,抬头,瞬间惊呆了。

眼前的男人身材挺拔,五官俊美异常,犹如艺术家的精心杰作,浓密的剑眉,如苍鹰般锋利的眼睛,深邃而冰冷,高挺的鼻梁,凉薄的唇瓣勾勒出一抹邪肆的弧度。

他穿着得体的米色休闲西服,手上一枚黑金闪闪的戒指显示着非凡贵气,整个人散发着一种逼人的王者之气,让人望而生畏。

而站在她身旁的是一名风情万种的女人,只见她一双眼睛简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眼角却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她身着一条紧身的超短裙,将她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衬得无比性感。

宁洁儿咬下唇,慌忙低下头。

这两人不是傲风集团的总裁欧凌枫和刚获得金鸡百花奖的蒋思如吗?

没想到他们竟然有一腿,难怪蒋思如对那些富二代的公子哥的追求甩都不甩一眼,原来是攀上欧凌枫这棵苍天大树。

如果她把这个震撼人心的消息卖给那些狗仔,她肯定能狠狠的赚上他一笔。

想到这,宁洁儿嘴角不觉往上扬,露出一抹贼笑。

“你最好管住你的嘴,否则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看她的神情,欧凌枫不用想也知道她的心思,冷冽的警告道。

他的声音冰冷至极,透着一股不容抗拒的气势,让宁洁儿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这欧凌枫要不要这么精明呀,连她想什么都看得出来。

“抱歉,我只是不小心走错了试衣间,我这就出去。你们继续继续……”宁洁儿将头压得老低,看都不敢看他们一眼,转身就想闪人,没想这时她的手腕却被人用力的拽住。

不用看宁洁儿也知道是谁,瞬时整颗心都提了起来,暗呼不妙。

“枫,你这是做什么?”蒋思如不解的看向欧凌枫。

其实在娱乐圈摸爬打滚这么多年,别的没有这看人的本事她还是有的,眼前这女孩的心思,她当然懂。

她巴不得她那么做,她和欧凌枫都在一起两三年了,他就是不肯公开他们的关系,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如果能借这个女的把他们的事情抖落出去,既能坐实她未来欧家少奶奶的身份,又能彻底的断绝他身边那些女人的念想,可谓一举两得。

“你先出去。”锐利的眸光冷冷的落在宁洁儿身上,欧凌枫看都没看蒋思如一眼,沉声道。

闻言,宁洁儿心里“咯噔”了一下,抬眸看向欧凌枫。

这也是想干嘛呀?不会是想灭口吧?

蒋心如微微一愣,脸上有些不情愿,但看欧凌枫一脸冷冽的神情,她只好满腹不甘走出去,经过宁洁儿身边她恼火的瞪了她一眼。

她的神情在宁洁儿看来就是欲求不满,她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哭丧着张脸。

她这是招谁惹谁了?

蒋思如出去后,宁洁儿见欧凌枫依然没有要放手的意思,她咬了咬唇,指了指他的手,小心翼翼的说道:“那、那个……这位先生,我们有话好好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破坏你们的好事的。”

欧凌枫唇角微挑,冷哼道:“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宁洁儿当下毫不犹豫的摇头。

这欧凌枫看着挺不好惹的,要是让他知道她认得她,只怕她今天别想踏出这个试衣间了。

欧凌枫眸光如箭,冷冷的盯着宁洁儿,薄唇微扬,拉长着声音,饶有意味的说道:“不知道……”

宁洁儿缓缓的抬起头,不知道为什么欧凌枫脸上的笑容让她看着莫名的胆战心惊,俨然看到一只狐狸在朝她摇着尾巴。

她忙使劲的点头,“真、真的。”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又如何,看了不该看到的总得付出代价。”敛去笑意,欧凌枫眼神里溢满森森寒意,那样子好似想将她生吞入腹般。

代价?

她没听错吧?

又不是她自己愿意看的,谁让他们那么不检点,在公众场合来这么一段“活春宫”呀。

她没让他们赔偿她的洗眼费就不错了,还想要她付出代价。

宁洁儿眉头紧皱,不悦的嘀咕。

欧凌枫耳尖,尽管她声若细蚊,依然把她的话一字不漏的听到耳里,原本冷峻的脸瞬间更加的阴沉,看宁洁儿的眼神越加的冷洌。

“你有意见?”

废话,她当然有意见。

然而,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宁洁儿嘴上却回道:“不敢不敢,你欧…

意识到说溜嘴,宁洁儿忙用手捂住嘴。

死了,死了,怎么就说溜嘴了,这下完蛋了。

看她的举动,欧凌枫那冷若冰霜的脸上淡淡的泛起了一抹笑意,但转眼即逝。

“不是说不知道砂我是谁吗?”

宁洁儿咬咬唇,知道自己再也隐瞒不了,索性把心一横,撇嘴道,“我、我知道又怎么样?”

“怎么样?”欧凌枫邪肆的勾唇,拽着宁洁儿手腕的手稍稍用力,向前一扯,他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宁洁儿措手不及,她顿时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顺势跌入他的怀里。

“你……”宁洁儿正想发怒,谁料刚抬起头就见欧凌枫他冰冷的唇就压了下来,狂乱的啃咬她的双唇,刹那间男性的气息充斥着她整个鼻腔。

宁洁儿瞪大眼睛,脑子就像被雷劈过般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僵住了。

待她恍过神,她抬手就要去推欧凌枫,怎知他却像早有预料般,竟将她两手紧紧的禁锢住,任她怎么都挣脱不开来。

她试着想开口说话,谁知刚张口,他灵活的舌头就顺势“溜”了进来,熟练的撬开贝齿。搅乱她的所有思绪,让她每一根神经都跟着活跃了起来,她脑羞的想要反抗,可是她的手被紧紧的扣在他的手掌里。只能多余发出“呜呜……”的声音。

怎么办,难道她只能任他为所欲为吗?

不,绝对不可以。

宁洁儿眼睛充满了愤怒,狠狠的瞪着欧凌枫,见他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一手扣住她的手,一手不安分的在她后背游动。

怒火瞬间充斥着她整个大脑,她想也不想就抬起腿,用力的朝欧凌枫两腿间顶上去。

欧凌枫没想到她竟会来这么一招,蓦然松手,痛得脸色都绿了。

获得自由的宁洁儿瞬间抬手厌恶的擦拭着嘴唇,眸光如箭,一副恨不得将欧凌枫凌迟的样子。

“下流”恨恨的骂了句,宁洁儿转身拉开试衣间的门,恼怒的走了出去。

“你……”欧凌枫眉头紧皱成川,弯着身子,面色铁青的看着宁洁儿堂而皇之的走出试衣间,而无力制止。

死丫头,居然敢踢他小弟,最好别让他逮到!否则他定让她付出十倍的代价。

欧氏大厦,坐落于A市最繁华的黄金地带,高耸入云,气势磅礴,阳光下“傲风集团”四个大字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宁洁儿拽紧手中的录取通知书,驻足于大门前,心里无比纠结。她万万没有想到她和欧凌枫这么快就有交集,早知道她就不该用那么大的力踢他,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昨天回到家后,宁琳就告诉她她被傲风集团录取了,她原本是不打算来的,必竟她昨天才得罪了欧凌枫。

可是宁琳的药费已经所剩无几了,如果她再找不到工作,恐怕下个月就要断药了。她答应过已逝的父母会好好的照顾她,所以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弃宁琳于不顾。

不管了,如果欧凌枫真的要算帐,大不了她赔偿医药费就是了。

宁洁儿长长的舒了口气,抬步一头扎进欧氏大厦。

办理完入职手续,在人事部经理的带领下,宁洁儿很快来到设计部。她原以为能进入这个部门的,不是些经验老道的前辈,就是底蕴深沉的人,而这样的人一般年纪都不会小。

但出乎她意料的是,傲风集团的整个设计部都是些活力四射的年经人,最大的也不超过三十岁。

在见过她直属上司和整个设计部的同事后,宁洁儿接到了第一个任务,就是将新一季的珠宝设计送去总裁室给欧凌枫审核。

其实这事本来应该由她的上司欧雅迪亲自去的,但不巧临出门前公司来了一个大客户,指名要她去接待,所以这项任务就落到了她这个助理身上。

揣着万分紧张的心情宁洁儿来到二十六楼,她本打算将文件交给欧凌枫的秘书让她帮忙转交,谁料她到了二十六楼却发现秘书室里竟空无一人。

无奈下,她只好硬着头皮去敲门,没想她门还没敲,总裁办公室里头传来一阵阵让人面红耳赤的嘤咛声。

宁洁儿低头一看这才发现面前的门竟是虚掩着的,她知道自己应该赶紧离开的,可不知道怎么的双腿却完全不听使唤,鬼使神差的继续向前走了过去。

透过门缝,宁洁儿清楚的看到办公室的地板上散落着男人和女人的衣物,欧凌枫衬衫半敞,气定神闲的斜靠在沙发上,深邃的眸光微微往上挑,流露出邪肆的锋芒。

这时,他身旁一个身姿妖娆的女人慢慢的挪动身子,坐到他的身上,见他没有拒绝,妩媚的脸上扬起一抹娇笑。

她伸出纤长的手指,有意无意的在他胸前划圈圈,明媚的眸光痴痴的看着欧凌枫。

见此,欧凌枫凉薄的唇微微翘起,轻扯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下一秒,只见他迅速的抓住女人的手,一个翻身便将女人压在身底下……

看到这里,宁洁儿顿时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烫。

这个欧凌枫上辈子是不是太监呀?

为什么每次她碰到他,他都是和女人在大玩儿童不宜的游戏。而且每次的地点都是那么的open……

“喂,你是谁?偷偷摸摸的想干什么呢?”

就在宁洁儿神游太虚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记轻喝声。

宁洁儿身子一僵,回头一看,只见一名身材高挑的女人穿着端庄的职业套装,手里端着一杯咖啡从走廊口慢悠悠的走过来。

与此同时,办公室里也传来了脚步声,宁洁儿知道定是刚那声喊声惊动到欧凌枫了。

“那个,欧总说这份文件要给总裁审核的。”说罢,她将手里的文件硬塞到那女人手里后,拔腿就朝电梯口跑去。

见此,刘秘书眉头轻挑,一脸的纳闷。

而就在这个时候,欧凌枫办公室的大门被打开了,他从里头走了出来,看到刘秘书怔愣的看着电梯门的方向,剑眉紧挑,阴沉着张脸,冷声问道:“刚刚是谁在外面?”

“总、总裁,刚那个女的貌似是新来的员工。”看欧凌枫一脸的阴鸷,刘秘书心头一凛,声若细蚊的回道。

“给我查。”冷冷的丢下话,欧凌枫转身就走回办公室。

“枫,怎么了?是谁呀?”

欧凌枫的脚步刚踏进办公室,那头一道妖娆的身影就飞速的贴上来,他顺势揽住她的腰身,呼出的气息喷洒在女人的脸上,搅得她一阵心猿意马。

“没什么,一个新来的员工走错了地方。”

女人点了点头,柔媚无骨的身子往他身上靠了靠,一双摄人心魂的媚眼直勾勾的看着欧凌枫,嗲声嗲气的说道:“那我们继续?”

闻言,欧凌枫深邃眼底一抹嘲讽一闪而逝,快得让人难以捕捉。

他抬手制止住她不安份的手,挑眉看着眼前一脸欲求不满的女人,语气里充满了无奈:“Lina,我等会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我知道你最善解人意了,你不会让我为难的是不是?”说着,伸手扶正她的身子,顺便替她整理了下衣服。

“那是自然的,谁让你是我的男人呢。”Lina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深深的烙了个吻,扬起了一抹妩媚的笑容。

“真乖。”欧凌枫也回应了她一个吻,然后才松手放开她,转而走向办公桌拿起几份文件看了看。

“那你先忙吧,晚点我再来找你。”说完,Lina就迈步向沙发走去,拿起包包,转身扭着纤腰离开。

目送她离开的身影,欧凌枫原本一脸温和的神情瞬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满面冰霜,冷冽的神情犹如千年寒冰,冰冷渗人。

没多久,刘秘书走了进来,看欧凌枫拿着湿巾,厌恶的擦拭着自己的脸,她慌忙的低下头,权当什么都没看到。

对于他这位上司的性情,她虽然跟着他也有几年了,可是至今为止她还是无法摸透。

譬如他身边的那些女伴,换得比衣服还勤,说他花心又不像,至少他对蒋思如和刚走的那位Lina小姐可是五年如一日,就不知道到最后他会如何取舍?

必竟一个是恒大银行行长的千金,一位是军家后代,换了谁都难以抉择。

“说。”随手将擦完的湿巾丢进身旁的垃圾桶,欧凌枫如鹰般锐利的眼眸随际落在刘秘书身上,声音深沉的说道。

“今天公司确实来了个新员工,是欧总监的秘书,这是她的资料。”将一份人事资料放到欧凌枫面前,刘秘书尽职的汇报。

欧凌枫拿过文件,翻开一看,刹那间一张清纯如水的相片映入了他的眼帘。

只见相片上的人有着一张精致无暇的娃娃脸,修长的柳叶眉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般,小巧的鼻子,粉嫩的双唇微微泛着笑意,一头乌黑的长发轻披于肩上,整个人让人有种说不出的灵气。

居然是这丫头,他正愁着不知如何将她揪出来呢,她倒好自动送上门。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跟欧总监说,她这个秘书我要了。”重重的合上资料,欧凌枫冷峻的脸上勾勒出一抹邪肆的笑意。

闻言,刘秘书怔愣了一下,满脸不解看着欧凌枫。

“李秘书离职也有段时间了,你最近也忙得够呛的,是时候找个人替你分担下工作了。”淡淡的扫了刘秘书一眼,欧凌枫饶有意味的说道。

“知道了,总裁,我这就去安排。”刘秘书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出去。

宁洁儿刚回到设计部,椅子还没坐热二十六楼就传来了一个晴天霹雳的“噩耗”,欧凌枫居然亲自下令将她调到二十六楼当秘书。

完了,这欧凌枫定是发现了她的存在,他一定是公报私仇来了。

不行,她绝对不能上去。

正当宁洁儿琢磨着如何推脱他的调职时,欧凌枫的贴身秘书从二十六楼下来来到她面前,一脸公式化的笑容,对她说道:“宁洁儿是吧,你的调职手续我已经给你办好了,欧总监那边也已经同意了。你现在就跟我去二十六楼入职,你不用担心专业不对口,我会从零教起,直到你会为止。”

从零教起?!

这不摆明完全不会给她拒绝的机会嘛。

该死的欧凌枫定是早就料定她会找借口推脱,所以才让人堵死了她的退路。

看来她只剩下两个选择,要么听从调配,要么离职。

犹豫片刻,宁洁儿收拾了一下东西就随着刘秘书到了二十六楼报到。为了宁琳的病,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听从调配。

在接受完刘秘书简单的培训后,宁洁儿轻敲开了欧凌枫办公室的大门,一走进去,她就看到欧凌枫气定神闲的坐在办公桌后,悠哉悠哉的喝着咖啡,那样子似乎早就料到她会来般。

在进去之前,宁洁儿就已经做好了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准备,谁想这见了面他却是沉默不语,如鹰般锋利的眼眸不停的在她身上流转,看得她心里直发毛。

宁洁儿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忍不住开口打破沉默,“总裁,我叫宁洁儿,你新来的秘书。”

“我还以为你会先道歉呢,没想到却是这样的陈词烂调。”欧凌枫放下手上的咖啡,推开大班椅悠悠的站起身,迈步走到宁洁儿面前,眉头微挑,冰冷的语气中带着揶揄。

道歉?

做你的春秋大梦。没错,她踢他是不对,可那也是他先侵犯她在先的。

还好意思要她道歉,要不要脸了。

宁洁儿一脸镇定的看着欧凌枫,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总裁,凡事都是先有因才有果,我不觉得我有做错什么。再说像你这么一个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我想应该不会跟我这么个小女生计较芝麻绿豆点的事吧。”

踢伤他的“祠堂”,还敢说是芝麻绿豆点的事,这臭丫头胆子还真不是普通的大。

想到昨天她那么一脚,欧凌枫隐隐还觉得下面有些疼。

这个死丫头看着一幅清纯无害的样子,动起脚还真是狠,若不是他避得快,他怕是要绝后了。

不过她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现在跟她计较反倒显得他小气了,没事,反正只要她留在傲风一天,他有的是机会和她算帐。

欧凌枫面色凛然,冷冷哼道,“宁秘书,给你一个中肯的劝告,随性而为可要看人,别引火自焚而不知。”

小气鬼,说不过,用身份压人。

宁洁儿心里忍不住暗骂了句,但脸上却露出极为不协调的诚恳笑容,“谢谢总裁的劝告,我会牢牢记住的。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等等”,宁洁儿刚走到门口,身后忽然传来了欧凌枫的声音,她脚步一顿,侧过身,问道:“总裁还有什么事吗?”

“你到安和街那家老牌奶茶店买两杯红豆奶茶回来。”

宁洁儿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瞪着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她没听错吧?

公司茶水间全是进口的咖啡,像什么蓝山、猫屎、卡布其诺等等,应有尽有。

他不喝,让她去外头买什么红豆奶茶?

别说这红豆奶茶是学生党和许多年轻恋人标志性喜好,和他这个大总裁的身份有多么的不搭调,就口味而言,他一个男人怎么会喜欢这种甜到腻,连她都厌弃的饮品。真是怪人!

而且指定的地点还是和公司相差三四条街的奶茶店,就是耍人也不带这样的。

“还不快去。”从办公桌上抬起头,欧凌枫见宁洁儿杵着没动,没好气的喝道。

“是。”

宁洁儿心里尽管有些不情愿,但想到他现在是她的衣食父母,她不得不听从吩咐,无奈的走了出去。

烈日炎炎,灼人的气息迎面扑来,宁洁儿挤在人堆里不停的向前头的奶茶店张望,见前头还有七八个人才轮到她,瞬时一脸要晕过去的表情,心里开始编排起欧凌枫来。

该死的欧凌枫,嘴也是够叼的,选的奶茶店又远又难找不说。生意还如此的火爆,她都在这排队排了整整半个钟头的时间了,居然还没轮到她。

就在宁洁儿把欧凌枫里里外外差不多骂个遍的时候,终于轮到了她,弯身捶捶发酸的小腿,宁洁儿忙不迭对着窗口喊道:“麻烦两杯红豆奶茶。”

“要冷的还是热的。”

“冷的。”宁洁儿毫不犹豫的回道。

天气这么热,谁还会点热饮啊,除非那个人是傻的。

服务员了然的点头,然后麻利的给她打包了两杯红豆奶茶。

拎着两杯奶茶,宁洁儿终于松了口气,随手招来一辆出租车,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傲风集团。

“欧总,你的红豆奶茶。”

欧凌枫签文件的手微微一顿,抬头看了眼桌前的奶茶,剑眉一拧,凝声道:“我有说我要冷的吗?”

宁洁儿一愣。

他确实没有说过要冷的,但是天气那么热,不是该喝冷饮的吗?

“我要热的红豆奶茶。”

“那我拿去加热一下。”说着,宁洁儿上前拎起奶茶就准备往外走。

“加热的红豆会变味,你重新去买两杯。”忽然,欧凌枫的话冷不防的从她后头响起来。

宁洁儿脚步猛然一顿,转身看向欧凌枫。

他这是在开玩笑吗?

重新买两杯?

外头那么热,奶茶店又那么远,还要排那么久的队,他就是耍人玩也不带这样的。

“怎么,还有事?”欧凌枫挑眉,故作不解的问道。

宁洁儿本来就被外头的热气晒得有些头昏脑胀,现下听他这么一说,火气瞬间蹭上了心头。但想到他现在是她的直属上司,握着她的经济命脉,她最终还是不得不忍了下来。

“总裁,奶茶店有些远,不是我不愿意满足您的口腹之欲。只是这样会占用我的上班时间,对您和公司来说是件得不偿失的事。”扬起招牌式的笑脸,宁洁儿说得一脸的诚恳,让人丝毫感觉不出半分她不愿出去买奶茶的意思,反而让人觉得她对公司是多么的忠诚。

正当宁洁儿心里庆幸自己找了个合情合理的借口时,欧凌枫迎头砸下来的一句话,让她有种想买块豆腐的撞死的冲动,更让她深深的体会到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宁秘书,你这话倒是提醒了我,占用员工的上班时间等同浪费公司的资源。从现在起你买奶茶的时间我会让人事部那边减掉,你少了多少时间,你下班就加班多少时间。”

宁洁儿瞬间感到一阵晴天霹雳,整个人都懵住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堂堂一个大总裁竟会说出这般厚颜无耻的话。

“总裁……”

“还不赶紧去买,没能完成上司交待的事情可是要扣你一天工资的。”欧凌枫一本正色的说。

“什么?”听到要扣工资,宁洁儿瞬间激动不已,不满的大叫道:“总裁,你这是恶意剥削,公报私仇。”

“你再说一次。”欧凌枫挑眉,锐利的目光冷不防的向宁洁儿扫去,看得她心里直发毛。

宁洁儿咬着唇,不敢吱声。

但心里却不停的将欧凌枫狠狠的骂了个遍。

该死的欧凌枫,他明明就是恶意剥削,公报私仇,还不允许她争辩,简直就是一方恶霸。

“还不去,当真想扣工资?”

闻言,宁洁儿瞬间跑得比兔子还快。

欧凌枫坐在大班椅上,看到这样的情景,xing感的双唇不自觉的往上翘起,勾勒出一抹饶有意味的浅笑。

这丫头,敢跟他耍嘴皮子,也不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一个钟头后,宁洁儿气喘如牛的拎着两杯奶茶走进欧凌枫办公室。

“热的红豆奶茶”。

欧凌枫拿过一杯,浅浅的抿了一小口,眉头紧皱。

见此,宁洁儿的心“咯噔”了一下。

“太甜了,重买!”

宁洁儿目瞪口呆。

见她不动,欧凌枫又轻飘飘的飘出一句让宁洁儿咬牙切齿的话,“想扣工资?”

无奈,宁洁儿又只得硬着头皮走出去。

又过了一个钟头,宁洁儿又拎了两杯奶茶回来。

“太淡了,没味道。”

“……”

两个钟头以后……

宁洁儿拎着两大袋奶茶往欧凌枫桌面上一放,轻声道:“总裁,这里有各种口味的奶茶,甜的、咸的、原味的……应有尽有,总有一款是符合您口味的。”

他想得到的,想不到的,她统统让人打包了一份,她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借口让她出去跑。

欧凌枫抬头,看着满桌子奶茶,剑眉紧挑,旋转了下椅身,他悠悠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斜插着裤袋,慢慢踱步走到宁洁儿面前。

一双幽深似潭的冷眸饶有意味的在她身上转了转,沉吟片刻,他扬了扬唇勾出一抹邪肆的弧度,轻飘飘的说道:“我又突然不想喝奶茶了。”

不想喝!

让她来回跑了那么多次,变换那么多的口味,把她累得像头牛一样,他说不想喝就不想喝!

刹那间,一股怒火窜上了宁洁儿的心头,她攥紧了拳头,怒目圆瞪,瞬时有种想要上前狠狠的将欧凌枫踹起几脚的冲动。

欧凌枫对于她的怒火完全无视,接着又说了句差点让宁洁儿背过气的话,“以后没我的吩咐不准离开公司。”

“总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忍着想要爆发的冲动,宁洁儿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免得你借机偷懒,懈怠工作。”

她借机偷懒!她懈怠工作!

让她去买奶茶的是他,说她偷懒、懈怠工作的也是他,到头来说想喝的还是他。

实在是太可恶了,就算他现在是她衣食父母,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总裁,刚刚分明是你……”

宁洁儿深呼吸了口气,张口就想辩驳,谁想话刚出口就被欧凌枫厉声给打断了。

未完待续……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欧凌枫会怎么对付宁洁儿?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可点左下角“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