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妍度假旅馆

皇岗-水围——连通深港的红色地下交通线

来源:tstzszr0755    发布时间:2019-06-17 21:38:09

1927年8月间,在宝安县委和当地群众的密切配合下,皇岗交通站、山厦交通站先后建立,并开辟了一条从香港(区委)到宝安、东莞、增城、广州等地党组织的地下交通线。在极端困难时期,地下交通线既营救、护送了一大批革命同志安全脱险,又为党组织活动提供了接应,在革命斗争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因而成为革命低潮时党在广东的“红色生命线”。


皇岗和水围,本来是同一个村,村民都姓庄,属同一个祖先繁衍而来。两村毗邻香港,仅一河之隔,所以当地村民与河对岸历来往来密切。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所以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成为连通深港两地地下交通线上的重要节点。


水围码头是大营救登陆第一站


据深圳市东江纵队研究会秘书长李建国介绍,1942年,庄彭、刘鸣周等东纵游击队员在毗邻香港的水围村、皇岗村秘密发展了一批地下交通员。这些人以下海打鱼作掩护,来往于新界、元朗、屯门一带,为东纵游击队传递情报,运送物品、人员。就像在电影里面看到的一样,地下交通员都是单线联系,因此,即便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也不知道谁参加了革命,谁是共产党员。水围乃至整个皇岗的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长期处于地下状态,互相之间除了按照暗号接头外,从不多说一句话。



游击队护送文化人士急行军

“平时,除了交换情报之外,港九大队还把从香港买来的药品、纱布、医疗器材等军需品,打包让水围、皇岗的地下交通员运回深圳这边的游击区。为了躲过海陆两地日本鬼子的检查,地下交通员在船底加了一个隔层,把所有的物品放在隔层船舱底;然后在香港那边买些鱼虾海产品装在箩筐里,在箩筐四周抹上一些海泥沙,放在隔层仓板上面,乔装打扮一番,乘着夜黑风高浪急,几经海上鬼子巡逻艇的搜查,巧妙地应付过去。”李建国说。


当时深圳一共有5条地下交通线,其中4条被破坏,只有水围这条线保存下来。抗日战争期间,这条运输线运送过无数的物资和人员。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1942年期间闻名世界的“大营救”,绝大多数文化界的著名人士,如茅盾、邹韬奋、戈宝权等人都是从这条交通线脱险的。水围码头,是西线文化名人通过日军封锁线后的上岸之地,也就是文化名人大营救西线登陆第一站。


“当时,庄彭同志是皇岗水围一带抗日组织的最高领导。地下交通员划着船根据形势情况,有时到落马洲,有时到米埔。到达香港后送到元朗小门头街,有人会接应,返程则由他们送到对岸的码头。每次过香港,从这边出发或返程回来,都是在皇岗水围的码头,或是些人迹罕至的湿地荒岸。地下交通员经常从水围一侧将人员、情报送到香港落马洲或者米埔,再从那边接载人员、物资、医药、子弹等回到皇岗水围码头。”水围社区老干部朱九桂介绍说。


妇女协助挑送物资到梅林坳


“水围民众对侵华日军是充满仇恨记忆的。我哥哥那时候还小,有一次因为没向日本兵点头哈腰,其就用刀做势朝我哥砍来,幸好有帽子挡住,我哥才没大碍。”说起侵华日军,朱九桂至今还很气愤。


据介绍,当时水围还有人专门负责将香港运送回来的物资挑到梅林坳,再转移到当时人称“小延安”的白石龙。有时物资多了,便悄悄动员水围可靠的妇女协助挑送。尽管一路上有武工队护送,但是风险仍然很大,一旦被敌人发现,追查起来,很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灾。



日军占领深圳后在罗湖山上放哨(前为广九铁路、罗湖桥和深圳河),切断了港澳内地间的主要交通线。 

李建国说:“那时,地下交通员可真是提着脑袋抗日。除了应付海上鬼子的搜查,上岸后还要应付陆路鬼子的盘查。于是,地下交通员用麻袋把药品装好,背在背上,上面披一件蓑衣,头带一个斗笠,装扮成刚从田里耕作回来的农民,利用熟悉的地形,一路小跑,经福田莲花山,抄近路将物品送到设置在梅林山坳深处的东纵联络站。回来时,再背上一捆柴,装作上山砍柴的樵夫,以掩人耳目。”从深圳河到梅林山坳深处的联络站,来回几十公里,靠的是双脚。


皇岗庄氏宗祠曾是秘密交通站


随后,记者还前往位于福民路旁的皇岗庄氏宗祠,该祠位于皇岗社区,属皇岗、水围社区庄氏大宗祠。从外面看,这是一座三进三间两天井结构的建筑,祠堂坐西向东,正面宽约15米,进深约40米。宗祠大门外面两侧有塾台,中堂、后堂均为抬梁式构架,梁头饰以龙首,前、后天井两侧建有廊房。据了解,该宗祠始建于清朝雍正、乾隆年间,已有两三百年历史。


记者绕着宗祠遍寻一周之后,发现已无法进入宗祠。跟周边现代化的高楼大厦相比,宗祠的残破景致令人唏嘘:两侧的廊房已部分坍塌;中堂和后堂墙体多处开裂残缺,摇摇欲坠;中间连廊梁木腐旧;天井里杂草丛生。宗祠围墙北侧与拾荒者的废品站为邻,正面紧邻大门处建有大型变电设施。



港九大队的作战运输船只,在大营救中担负了重要任务

这座如今已破败不堪的庄氏宗祠,已很难引起行色匆匆的路人注意。然而70多年前,这里却是中共广东省委高度关注的一个地方,因为它是广州连接香港地下交通线上一个十分重要的秘密交通站。


1925年冬,皇岗村成立了农民协会,会址就设在庄氏宗祠。1927年8月,中共广东区委指示宝安县委在皇岗村建立一个交通站,以沟通当时设在香港的广东省委机关与广州及各区县的联络。交通站就设在庄氏宗祠,主要任务是收集传送情报及护送重要人物进出香港。与庄氏宗祠地下交通站同时存在的还有“皇岗-水围-九龙”地下交通线。


在沉寂多年后,2010年,深圳市委要求对革命遗址进行普查,福田区史志办经过普查后,确定皇岗庄氏宗祠地下交通站等7处遗址。1993年修建福民路,皇岗庄氏宗祠及400多栋民房为城市建设让路。皇岗村以大局为重,决定宗祠迁址重建,原作为地下交通站的旧址废弃不用,此后一直未进行修缮,现整座建筑已岌岌可危。


【来源:晶报】

土生土长深圳人
土----地之根本;
生----地之血脉;
长----地之希望;
我----深圳人。
我的先祖藏于此地,
我的今生益于此地,
我的儿孙旺于此地,
我是土生土长深圳人。
微信号:tstzszr07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