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妍度假旅馆

当我们在谈论郑纺机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来源:henanqq    发布时间:2019-06-10 19:03:56

20余房企正面厮杀,556轮价格竞拍,郑纺机一块93亩土地终被房地产开发商以25亿余元高价拍下。这让原本已经淡出郑州人话题圈的市北老城“郑纺机”,再度成为焦点,甚至连平日里双耳不闻地产圈的普通老百姓,在提及郑州25亿“新地王”时,也总能说上一二。



▲清晨的黄河路南阳路口


家住纺机前街2号院的八旬老人沈桂珍回忆说:“前段时间,有好些人开着车浩浩荡荡的来后头的厂区看地,紧接着就听说,好家伙~那块儿地卖了25个亿!”沈奶奶边说边跟我用手比划着土地成交的价格数字。



▲年过八旬的沈桂珍老人,在上世纪60年代随丈夫来到郑纺机,这一住就是50余年。


4年前,老伴儿因病过世后,沈奶奶为了不给儿女增加负担,毅然选择一个人住在仅20平方的小平房里。


25亿“新地王”诞生,一群人将目光聚焦在郑州主城区房屋即将开始的涨价盛宴上,与此同时,另一群怀旧派人士却早已走上“追忆郑纺机曾经的模样”的道路。一番伤春悲秋之后,以林黛玉式的梨花带雨般的腔调草草收尾,好像在说:“你看,老郑州人最后一片回忆的故土可就这样没了,我已经泣不成声,你是不是应该怆然而涕下?”



▲厂区西门已牢牢锁上。


▲镜头只能从门洞上窥觑一二,据说,铁门进去的正对面的这块空地,曾是郑纺机的飞机样式办公大楼,那时,绝对是郑州数一数二的气派建筑。


▲拆迁后的郑纺机厂区,如今已是杂草丛生。


这些年,有关老郑州记忆的推文和旧照已是屡见不鲜,而每一次的情感发声,也总能引起大多数老郑州人的共鸣。从2015年郑纺机主厂区拆迁,到最近的土地拍卖,追忆历史过往的情感诉述似乎从未间断。



▲围墙以北93亩地,为本次土拍的成交面积。


▲纺机前街社区内一角


▲纺机前街


然而,当我们在谈论郑纺机的时候,我们所纠结的情怀究竟是什么?这不得不从我记忆中的郑州说起......


关于郑州,我想谈谈她的“历史”,和文献史册、商都文化无关,我所说的“郑州”是上世纪50年代靠国棉厂、二砂厂、水电机械厂、郑纺机所发展起来的郑州。爷爷那一辈儿,由于新中国建设的需要落户在了郑州,然后爸爸接了爷爷的班儿,继续在这里奋斗,后来有了我,一家人生活在西郊并不那么繁华的街市里。对,我要说的就是这样一个郑州。



小时候,生活区的大门多为三门四柱牌楼式建筑,圆形立柱、飞檐斗拱,庄严而大气;

国棉四厂的烩面浓香四溢,雪白的面浸在金黄咖喱的汤里,一撮碧绿的香菜点缀,那样的汤与面,现在很难再找得到;

国棉五厂马路对面是商业大厦,里面有个电玩城,积攒的游戏票还可以兑换礼品;

大约八十年代末,郑州建起了集贸市场,我们最常去的是三厂集贸市场;

正对着三厂生活区大门,中间隔着建设路,西边是建设西路威士林甜食店,东边是河南省工人文化宫......

婶子的娘家在郑纺机,偶尔,大伯也会骑着二八车带我去那里耍。

......



这就是我生活过的郑州,简单而平淡,却随着时间的推移形成了我的“郑州观”。然而,突然有一天,你告诉我:


老厂房拆了、集贸市场没了,那些陪伴了我前半生的生活印记,统统从这片熟悉的土壤里横空消失,原本和我有关联的一切事物,最后都只能单靠一张黑白剪影证明它存在过,坚固的实体切割成回忆里数不清的碎片......


是的,我不能接受!


▲原郑纺机厂东门,现已空空荡荡。

▲南阳路290号

▲门卫处破落的柜椅


▲残留的一处房子,豫姐不知道这处房子之前是做什么的,麻烦看到的郑纺机人告知。


郑州纺织机械厂,1949年筹建,是新中国名副其实的“嫡长子”,后改名为恒天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但是老郑州人还是习惯的称之为“郑纺机”。2014年年底开始搬迁,2016年7月进行土地拍卖,围绕着郑纺机人的话题始终未绝。


83岁的郑纺机离退休老职工蒋修亭,目睹了厂子半个世纪的风云变幻。和很多老一辈的纺机人一样,蒋老爷子对奋斗了一辈子的郑纺机感情深厚。“我20岁进厂从事金属加工工作,整整干了35年。”蒋老先生意味深长地讲到,“那些年,厂里效益好,福利也好,下班了还能去灯光球场打个球或者到俱乐部里看场电影,用你们现在的话来说,叫小资。”



蒋修亭老人(左一)和他的郑纺机老伙计们。那时候,郑纺机有两大组织:剧团和篮球队,蒋老爷子偶尔也要到灯光球场运动运动。


▲家属院内晨练的老人们


▲灯光球场


然而,如今的郑纺机在经历改革和外迁后,除了两栋小洋楼在媒体的呼吁下得以保存,其余的厂区已经夷为平地。现在,此处93亩土地更是以25亿高价卖出,有人不禁叹息:60年日夜奋斗,不如一朝卖地钱!是的,这的确值得深思,却又难免陷入时代变迁的困局。



▲1950年的两栋花园洋房,又被郑纺机人称作“经理楼”。厂门已锁,我只能在墙外窥探一二。


▲有故事的建筑,已经超越了建筑本身,希望我们都能有幸与这些陈年故事在此邂逅,从砖瓦中读出情怀,从历史里品味典雅。(来源:网络)


郑州最后一处老厂房没了,连同郑纺机人的回忆一同“焚化”。那么,究竟谁是“凶手”?是那些急功近利的房地产商?是那些年日新月异的城市发展?是那些冷面无情的土地规划?任凭你将罪责推在谁的身上,我就想问一句:时间倒退30年,不说别的,只断了你的手机和WiFi,你愿意回到过去吗?


曾经人声鼎沸的郑纺机俱乐部。

俱乐部门前原本是一个广场,后来因为对面菜市场拆迁,这里已变作临时菜场,营运也大概有8个月了。

▲一大早,菜场就开始了一天的叫卖。


60多年的工业老厂,从灿烂辉煌到繁华落尽,就连曾经人声鼎沸的郑纺机俱乐部,也早已失去了昔日韶华,改做临时的菜场,这不免又给人以人走茶凉的悲伤。然而,30年后,如果我们还能回想起现在的情绪,又会有怎样一番感悟?


——拥有的总是习以为常,而逝去的才令人挂肚牵肠。




来源 | 腾讯大豫网官方微信平台

合作 | 微信:sisterhenan(豫姐);电话:0371-55629751转112;邮箱:stafanieren@qqdy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