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妍度假旅馆

一粒红尘(五)

来源:Mortal_Styeldiary    发布时间:2019-06-17 20:39:56

夜里,我独自回到家中;回来的路上,我问开开是否跟我一起,她表示还要和她的好姐们腻歪一下,让我自己回去文学创作。开开还是了解我的,我总是趁独自一人的时候写些什么,有时候是她上班时,有时候是她回娘家时,我也确实信奉这样的传统,那种一心一意,责无旁贷的时间里,才能写出来拿得出手的文章。

在电脑前坐了许久,发现根本没什么好写的;思绪完全,想说话的有很多,却无法开头,绞尽脑汁想来半天,想把我和舟舟的故事写下来,又怕敏感的开开看完后想到什么。所谓创作,最怕生活平淡如水,或是低谷,或是高潮,都是创作最好的源头,偏偏这没有波澜,使人无从下手。

连着喝了三包酸奶了,面前仍是一片空白;是的,别人总是手捧热茶,书写人生,而我只有在灵感爆发需要清醒的时候,喝茶提神,大部分时间,总是嘴里叼着酸奶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开开知道我这个习惯,总拿我幼稚说事,动不动就是:你看看你写个作文还要吃奶,丢不丢人。

其实,我之所以无从下手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心里根本静不下来,惦记着舟舟——倒不是思念之情,而是一种怕东窗事发的忐忑之情。不得不说,这件事儿我做的还挺不是人的,一开始就把舟舟当成我和开开的调剂品,只是她俩都不知道,唯一让我意外的是,舟舟这丫头怎么动情比我还快,我都闪身抽离了,她却尾随其后的出现在我和开开的生活中了。

开开这样的性格,别看她嘴上大大咧咧的说给我找个小三小四,让我舒坦舒坦,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个;有时候我俩逛街,路上遇见个女同学或者女同事,只要说话稍微热情一些,开开便拐弯抹角的非要问清楚,她倒是也不生气,就是缠着你非要问个一清二楚,问完还总是一副谁稀得知道的样子,简直贱的让你一点脾气没有。

我了解开开就像了解我自己一样,我也怕失去她。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俩除了一纸结婚证和一场酒席之外,已经和正常夫妻没什么不同。身边的朋友多年来已经习惯了我俩的出双入对,也知道我们不简简单单是同居那么简单。我俩的父母也总是催我们尽快合法,她爹妈有点啥事儿还是来问我这个准女婿,甚至有时候我忙乎了半天,开开都不知道,最后还一脸埋怨,嫌一堆人中她最后知道。开开也总是拉着我妈逛街,嘴上总是对我妈说着自己没钱了,婆婆救救我,不买衣服我会死的。我妈也总是一脸嫌弃的配合她,最后俩个女人一人一大兜东西,谁也没少的了。

我就这样愣愣的在电脑前发了一个多小时的呆,想来想去,最后还是没有下笔。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我身边的这个女人,是的,我想她了。于是,我给开开发了微信:我想你了。

没一会儿,开开回了:我也是,雯雯太烦人了,啥都让我操心收拾。放心哈,明儿我就回去了。你歹来接我。

我正看着,又来了一条:小样儿,你是不是发错了?你咋会莫名其妙的想我,不对劲儿哈。

这个女人,我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