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妍度假旅馆

我出去玩了!新马篇(2)

来源:lsfj_2    发布时间:2019-08-12 21:30:46

18

到吉隆坡了。机场往酒店的一路大家就各种拍拍拍。正值黄昏,卷云层叠,斑斓烂漫。大家狂拍赞叹,“好漂亮啊!”“超美的!”“你们看那边好棒!”“马来的云就简称马云吧!”

最后这句一出,大家明显静了,目光除了惊艳,更多了一份敬畏与景仰,恨不能朝着天边高喊:爸爸!……


19

我们还看到了美丽的彩虹,编辑格格说:这是多么美好的寓意呀!

我:什么寓意?

她想了想:弯了让你更美丽?

……不,绝不可能是这种寓意!



20

还经过一个小镇,草木间掩映着整齐划一的矮房,红砖绿瓦,如出童话,又是一轮大惊小怪的赞美拍照。

““这种地方一看就没有wifi。”有人说。

然后,赞美声低了下去……


21

导游见我们开心,他也挺开心,问你们对马来的第一印象怎么样?

大家:好!

“还有呢?”

“还有车窗玻璃该洗洗了,脏得影响拍照。”

导游不再询问。


22

编辑格格说:脏就别拍了。美景放在心里就好。

大家就放下了手中器械。

我:可是我们的心更脏呀!

大家觉得很有道理,那还是拍吧。


23

我们被拉到一个地方吃饭。每个人都饿了,于是出现了菜刚放下来就被一扫而空的景象,服务员侧目不已。虽然是团餐,但意外的还挺好吃。鉴于大家都是吃货,不禁要担心回到家的时候会胖多少斤的问题。“也许会胖到跟护照上不是同一个人!”“也许会胖到导致返程的飞机超重!”“无论怎样都回不去了!”

大家一边忧心忡忡一边把空盘里的菜汁都倒在碗里拌饭。


24

饭后闲聊,说起移居东南亚的华人以闽粤为主,有人说:是啊,刚才那服务生明显就是福建的。

我:为什么不可能是广东的?

她:因为她讲话有点HF不分啊。

这时那服务生又上菜了,大家问起籍贯,她说:噢,我祖辈是广东的啦。

“那你的口音?”

“我身边福建人比较多。被影响了。”

……这是福建人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25

饭后再坐车去酒店,还蛮有逼格的。我跟闲晴公主一间房,进屋却发现是一张大床,旁边一张小床,只有大床三分一的尺寸,后者其实是拿来放衣物的。据说是因为房间紧张,所以没能安排双人床。


公主:“我们轮流睡小床吧。”

我:“为毛啊?这大床睡三个人都够了吧?”

丫:“我以为你抗拒跟男的一起睡咧。”

我:“我是很抗拒啊。”

丫:“好吧,我去睡小床。”

我很感动,此人年纪比我小,但块头高壮,胡须和发际线更让他成为全团最显年纪的存在,但他面对我却如此谦让。我说:“也不用那样。你睡小床肯定觉得很窄很难受的。”

丫:“那这样,我们一起睡大床。但中间可以用枕头衣服什么的隔一下。”

我:“不,我一个人睡大床,小床给我放东西。你睡地板。”

成熟而温柔的公主把我按在床上打。


26

大家收拾一番决定出去夜游,逛逛四周围,找找大排档或者超市啥的。于是我们在大堂集合,出门,穿街走巷,过天桥……恍惚间回到两年前,那时候大家组团刷日本,感恩节的夜晚也是这样到处寻觅居酒屋。街巷清冷,路灯温暖,有种奇妙的恐惧与快乐。

我们走了很远找到一家7-11,采购一番回来,赫然发现酒店旁边就有一家7-11啊!我们出门时回头看一眼就能找到啊!结果我们长途跋涉提了一大堆东西走了那么久的路!

为了掩饰愚昧,小说家们纷纷开起脑洞:“其实这就是我们刚去的店,某种力量把它跟酒店联系在了一起。”“刚才的确是没有这家店的!也许它非得等过了某个时间点才会浮现。”“也许,它是在我们出去又回来的这段期间刚刚开业的。”“……你这个也太扯了!"“你的是有比较不扯喔?!”


27

次日上午开会。毕竟这个笔会还披着“马来西亚湖北传媒周”的文化交流活动外衣。会议是双语形式举行的。编辑题型我们把手机调成震动,并很贴心地告知了会场的wifi密码,言下之意你们安静玩手机就行。

会议开始不久便有人在群里抱怨说听得快睡着。大家批评说你这样会丢我们脸的!听得快睡着你不会别听啊?




28

之后我们去有各自作品展览的会场观摩合照……下午玄色和晓泊会签售代表作《哑舍》,来了这么多作者却只有他们签售,主要原因是,大家的作品里都不约而同提到了猪肉……而他们的没有,所以审查下来只有他们能在马来签……

但二人也很担心,毕竟异国他乡,没有粉丝来签岂不冷场?我们安慰:我们可以来当托儿呀!“玄色大大好喜欢你呀!”“晓泊!晓泊我要给你生猴子!”“签我脸上!”“正面上我!”“大大,草粉吗?!”……

二人看我们的眼神集中了世上最深邃的冷漠。


29

下午烈日炎炎,我跟公主去兑了点儿马币买了点儿零食,之后回到酒店。有人在享受泳池。我也去池边的躺椅上小憩了会儿。我的旅行一直都很拼的,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感兴趣的景点一个也不漏;跟朋友们一起时,他们也总是配合我每分每秒都不虚度。像这种到了异乡却泡酒店的情形在我看来简直太浪费,但一来是别人出钱,二来马来西亚我已来过,所以也就随便了。

当心态变成了这样,我才发现其实不那么“物尽其用”,放慢脚步去享受在异乡的时光,可能更接近旅行的真谛。旅行不是赶路,是融入。


30

而小说绘的妹子们此刻在干嘛呢,他们带足了汉服、洛丽塔等各种制服,一个个搞得仙风道骨,在庭院里玩拍照。身段妖娆的玛丽也去凑热闹了。我没法当摄影师或模特,但大家还是力邀我加盟,说少了我怎么行,然后让我看包拿衣服背相机,以及“喂两色你挡到了让开一点”。

这群神经病荟萃在厕所前拍了一下午。因为旁边的玻璃墙后有一片苍翠竹林,光影效果也最好。拍完交流效果时,经常可以听见“哎呀这张好美”“记得把后面男厕标志P掉”之类对话。有些人上完厕所出来一眼撞见一群古风男女,吓得以为一泡尿拉穿越了。


31

后来我跟橘花散里跟闲晴在旁边聊起了创作,拍照的妖孽们偶然听见,大惊失色:“你们居然是认真来开笔会的?!”我们就像是在一群差生中坚持学习被发现了那么羞愧难当,连忙分辨:“我们没有!”“就是!谁关心作品质量呀!”“我们就是混日子骗读者的!”……

编辑格格微笑着凑过来:“你们再说一遍?”


32

晚餐吃了有马来风味的椰汁饭、娘惹菜啥的。结账时盘算着每个人付多少,玄色不耐烦地一拍桌:我请了!大家感激涕零,“谢谢老板!”“老板书大卖!”“老板貌美如花!”

……隔天我们又吃饭,饭罢玄色挥手请了每人一杯饮料,此刻我们的敬仰已不是马屁所能抒发,异口同声深情喊道:“爸!”

玄色摸着胡须慈祥地笑了(不)


33

然后又去逛超商,看到马来西亚的烟,跟许多国家的做法一样,盒子上画满各种黑化变质的器官提醒你抽烟有害健康。有小伙伴买了一包,我提醒他看看封面,丫细看,手一抖,赶紧点起一根烟说压压惊。

……至少艺术的震撼还是传递到了!



34

当晚发生恶性事故。

公主这笨蛋把遥控器放座机上然后把听筒放到电视前了!害我用听筒按了半天电视没动静,然后用遥控给酒店前台打电话求助!


(未完待续)


(关于打赏:大家都不差这点儿钱。本身更新与打赏也只是个互相娱乐的过程。但我不喜欢有些人表现出军阀待戏子一样“看你已经是给你面子”的傲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