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妍度假旅馆

一位茶道大师为什么会切腹自杀?

来源:haodaculture    发布时间:2019-09-09 18:21:31




如果每件事都能只汇集优点,自然求之不得,然而世事往往并非如此。秀吉与利休的关系也不例外,这两个昔日的志同道合者、良好的竞争伙伴、互为反观的镜子,最终演变成利休奉秀吉之命被迫切腹自尽的结果。

 

这是一场艺术与政治、权势的较量。

 

从《宗湛日记》来看,利休曾说过秀吉讨厌黑色茶碗。所谓黑色茶碗,就是指利休命令长次郎烧制的“今烧”黑茶碗,也就是乐烧黑茶碗。秀吉比较喜欢颜色艳丽的东西,所以利休只好让步,又令人烧制了红色茶碗,“赤乐茶碗”就是利休妥协的证据。当然,对于服侍在权势者左右的人来说,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要说红色与黑色有何区别,《宗湛日记》中记载着利休说过的话:“黑乃古心,红乃杂心。”意思是说黑色代表古雅之心,红色代表杂念之心。我们平凡人看到红色的东西的确会心绪骚动,被魅力的东西吸引,这就是杂心。与之相比,黑色则能让人内心平静。正因如此,利休才喜欢与茶道相符的黑色茶碗,而他之所以令人烧制红色茶碗,就是在向秀吉妥协。只是妥协是有限度的,该坚持的地方他还是会坚持。

 

利休在茶道方面会彻底坚持自己的原则与信念。比如,一般的茶会似乎存在一种风气,一旦有地位高的人到场,即使迟到也会临时将其安排到主座上。茶会的样子也会骤然改变,他们将原定为主座的客人赶到一边,然后将迟到的名流安排到主座。但利休在这些方面绝不会退让,非常有骨气。他认为茶会的秩序理应如此,不能有丝毫妥协。

 

但是,利休本是堺城的町人,于是问题出现了。天下平定,市农工商身份等级制度确立后,町人就要有町人的样子。按照新的制度,茶头千利休的地位过于显赫,这也是他倒台的最根本原因。而且,利休也在某种程度上依仗权势随心所欲,故而招致了一些人的憎恨。




大德寺山门前的利休木像是导致利休最终被命令切腹的导火线。大德寺的山门处原本没有楼阁,后来利休捐赠了一座“金毛阁”。金毛阁内安放了一尊捐赠者的纪念像,问题就出在这尊木像上。这是利休正在观赏雪景的木像,头戴头巾,身穿僧衣,拄着拐杖,脚穿竹皮草鞋。这座利休木像被安放在关白秀吉和敕使都经过的山门之顶,就仿佛位高之人要从他胯下经过,于是被抓住了僭位越份,无礼至极的把柄。这个事情被上报至秀吉处恰逢确立士农工商身份制度之时,事态就无法挽回了。

 

关于利休的死因,还流传着其他说法。有人认为,利休被杀是因为他反对秀吉发动朝鲜战争。还有人说,是因为利休毒杀秀吉的企图暴露。这些都是没有凭据的推测。




利休的直接死因,除了木像事件被人拿来大做文章之外,还包括他在茶器买卖中徇私舞弊。有人指责利休不仅高价出售新茶器,还频繁将新茶器与历史悠久的名茶器进行交换,这是违背佛法的恶僧作为。事实上,这些不过是陷害利休的借口。这里说的新茶器,指的是“乐烧茶碗”,在利休的时代称作“今烧茶碗”。所有经过利休卓越的鉴别能力发现的茶器、新创作的茶器都算是新茶器。因为这是天下第一的茶道宗匠创造出来的茶器,价格上涨也理所当然,而那些手头没钱的人,自然会拿出古老的唐物茶器进行交换。如果换个角度解释,这些想象就被一些人看成了欺诈。

 

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利休强行出售了没有价值的东西。利休发明的那些茶器即使用现在的眼光来看,也依然是日本茶器的典型代表,很多的茶器还成为了重要的文化遗产。所以,木像事件和茶器出售事件只不过是陷害他的借口,身份制度和越权欺诈两条罪状就构成了利休被勒令切腹自杀的悲剧。

 

七十岁的高龄还要切腹,实在是令人感到可怜。但实际上这也并没有什么悲惨的。町人出身的利休能拿到三千石的俸禄,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大名的俸禄一般是一万石以上,利休的级别相当于家老,或者旗本(家臣)登记,所以才会勒令她切腹。在古代,被处死也分不同等级,如果死得体面,就意味着受到了优待。町人一般是被斩首,不会被勒令切腹。由此看来,利休死时得到了很高的待遇,所以不能说悲惨。

 

二月二十八日利休切腹这一天,京都电闪雷鸣,大雨倾注。利休的住宅被三千手持长矛的士兵团团围住,因为害怕跟随利休学习茶道的大名们会发动叛乱,前来营救。这也真的是大动干戈。不过,由此也能看出利休受重视的程度,他也可以瞑目了。

      

如果想了解更多

千利休和日本茶道的内容,

欢迎加入我们的观影会。



 

本来摘自《茶道六百年》,有删改。


编辑 KIZUNA

图片 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欢迎在评论区与我们对话

点击阅读原文可以关注读享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