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妍度假旅馆

有人问你为什么逃离北上广?这么回答!

来源:wxweimeili    发布时间:2019-05-14 19:07:32

为什么现在的很多年轻人愿意来北上广深打拼,即使过得异常艰苦,远离亲人,仍然义无反顾?现在,终于有了一个很确定的回答。


知乎上有人这样问:为什么现在的很多年轻人愿意来北上广深打拼,即使过得异常艰苦,远离亲人,仍然义无反顾?


看看笔者以亲身经历的作答。


答主男,2014年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网络工程毕业,大学期间怀揣了从朋友那里借来的2000块钱,开始了自己创业,得到了学校领导的认可,成功进驻了学校的创业孵化园,营业额由原来的月收入300元到后来的两千、五千、一万、五万。在这个城市没有任何亲戚,甚至有时候因为吃饭而发愁。我到大城市创业的唯一的理由,是喜欢互联网。在这里,我和几个小伙伴在一个办公室里谈论项目、制定项目方案。
不知道为什么想去家乡发展,并不是因为大城市压力大,所以终止了自主创业,现在想可能是当初脑子进水了吧!7月的太阳实在太热,求职主要是靠互联网。每天看着学校网站的招聘信息,遇见突如其来的暴雨,浑身湿透根本不是个事,每天奔波而惶恐。
很快我找到了一份心仪(当时看是心仪)的工作,家乡的某中学-全国十强中学。那天我求职时迷了路,步行走了一公里,找到面试学校的时候满头大汗,面试的时候遇见了我现在的主管教学的副校长和主任。我当时整个衣服湿透的,头发上的汗跟洗过了一样,中暑几乎站不稳,他递了我一杯水,然后和我聊了一些和专业毫不相干的问题,主要意思就是只要稳定就可以让我留下来,估计是他看上我是本地人加上我是男生的原因吧!
早晨5点半起床,到操场查各班早操情况,为了节约时间,早上基本不刷牙不洗脸,白天处理各种事务,查学生午晚休纪律,查学生宿舍教室卫生,每天就跟这些小事计较着,计较着某同学的床铺是否整齐,计较着某同学上课是否在说话等等,完全回到了上高中学生时的节奏。开始的时候业务不熟练,别人去吃饭的时候我就一个人熟悉着各种事,有时候都没时间睡觉,就是这么每天重复着一件又一件和自己专业无关的事情,请问我的大学专业去哪了,我读了这几年大学为了什么?为了每天查查卫生?查查学生纪律吗?我的追求呢?我的理想呢?

—————华丽丽的分割线—————

家乡属于三线城市,经济上并不是落后太多。但回来后的我还是很不习惯,公共车基本不准时,服务人员没有服务意识,办酒店入住,我在等房卡,两个服务员在商量中午吃什么。等办好了进到客房,才发现上个客人走了房间没有收拾。要知道这并不是小酒店。小镇忙的时候,吃一个菜要催三次以上,服务员一脸的不情愿,餐厅服务员的服务让我时刻有种想要投诉的冲动,想起在上海的红辣椒,普通的川菜馆,服务员时刻观察你的举动,帮你脱掉大衣,帮你倒茶。这个城市里的每个人都在很认真的生活,于是,有些时候,开始对家乡失望。

首先是没有合适的工作。

回到家乡后,我的理想工作并不好干,家乡因为物流和互联网落后,电商落后不是一点点。后来,家里喜欢我在事业单位。一年以后可以拿到事业编制。上班,没完没了的上班,维护稳定。上班基本没事做,有食堂有宿舍,所有的东西都不用花钱。就是不让你回家。好几天回一次家,只能在家待一天。有时候感觉自己像在养老院。你不需要太好的电脑知识,会重装windows设置打印机和路由器,在这里就是专家。会淘宝,简直就是大神。


其次,能力是个屁,人际关系和家族势力基本就是一切。

每天,学校外边都有一些家长,有的吵架有的哭闹,我刚去的时候非常惊讶,但同事都习以为常。甚至好心的提醒我:不要管。管了就是你的事。

机关的小领导很势力,给我安排各种工作,在这种机关单位,你有能力,那你就多干活,没有能力你就混日子。反正月底大家拿的工资一样,关键是我的工资没有那些老教师高,主要是我不是一线教师,我只能算个教辅,所以在学校里还备受歧视。


你必须承认,这就是小城市的工作现状,你努力上劲根本没用,因为,谁该受到重用和提拔就是领导说了算,人脉和后台就是一切。


于是,新来的非编制临岗合同工,拿着全机关最低的工资,干着没完没了的活。大部分拿到编制的,日复一日的工作就是游戏,吃饭,睡觉,聊天,上网。

再次:你的仕途完全是巴结和拍马屁,而周围的人都劝你说:这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

新上任的机关领导,每天的工作就是斗地主,每天中午都和某上级下派领导聊天,然后帮领导洗碗献殷勤,三个月后,他迅速升成了主任......回家后我诧异的跟母亲提起,母亲说很正常。反而认真的找我谈话,说我太死板,不懂得溜须拍马。我无法辩解,三观崩溃。

最后,所有人判断你是否成功的标准,就是公务员。

我有一个亲戚,托关系进了警察系统。35岁的他收入4000多元,开着20多万的车,,单位有食堂而且伙食很不错,却永远和一堆朋友去外边吃,用他的话说这就是人脉。因为看上一套别墅但父母不给买就和父母吵架。经常问父母要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母亲无比羡慕,认为他很优秀,他是公务员,出门有排场,有灰色收入,生活有保障,这一切深深的伤害着我的心,我有时候特别想离开家乡,只是,我舍不得身体虚弱的妈妈。一方面她年轻时候一个人干着两份工作,白手起家到给我准备了房子和其他,把这辈子的一切都给了我,另一方面却又在试图更改我的价值观,告诉我要在机关时刻防着别人,要学会溜须拍马。她不许我做生意,不许我找私企的工作,只想让我进机关吃大锅饭。

这真的不是我家的个例,是几乎这座小城所有人的价值观。任何的事情都要靠关系。

而且,这里有一群,是一大群三观基本一致的亲戚,茶余饭后的话题就是谁家条件好谁家孩子收入高谁家媳妇抽了婆婆一耳光。参加家庭聚会没完没了的教育你学会溜须领导,要圆滑处事,要多懂点脑子不要那么善良,你不参加家庭聚会就是你不懂事你不合群。

除非你完全按照他们的意思办。

其实我知道,原本两个世界的人,他们看不懂我的内心的想法,他们没有经历。也许我也不懂他们的良苦用心。我回来的半年几乎没有跟母亲讲过话,因为他一直固执的觉得,那么多人在北上广打拼,有几个人拼成功了?还是回家乡做个有编制的职工吧。

他们要的就是你回家,有份铁饭碗的事业单位工作,找一个能照顾你的善良姑娘,赶快结婚生个孩子,过他们眼中完美的生活。生活本来就该是平庸的。

如今的我就生活在这种种不如意中,在看似富足却有些苦楚不安的状态下生活,我知道,我永远不会为了升职而去拍领导马屁给领导洗碗,我无法成为自己原本最看不起的人,我在机关单位永远没有前途。

我更知道我有一天会回上海的,哪怕会变成房奴按揭。我不在乎自己是否有房,因为我有理想。留在上海,让我的后代有更好的生活,已经是我此生最大的理想。

图片|飞屋环游记


回答你的问题:


我也知道家乡安稳,衣食无忧,在家乡我不需要一分钱贷款,买辆好车拉着姑娘过平凡的生活。吃吃饭看看电影。每月1号的时候穿着大拖鞋到租客那里收租子。

我也知道北上广房价高也许要做一辈子房奴,买杯豆浆还要排队,坐地铁挤得像汉堡包,买辆车还要摇号,一个破车牌8万块。

那年幼稚的为了省钱不吃早饭的自己付出的代价就是如今每年体检都要观察随时准备切除的胆囊上的息肉。

你以为我不解亲情,为了一点钱放弃家乡到4000公里以外的城市拼的昏天黑地,看不到父母日益的年迈,就是为了回来过年聚会的时候喝着咖啡笑着告诉你我收入比你高?

你还说我虚荣我自私我价值扭曲?

我知道,再也遇不见那个陪我住650一个月的房子,给我做饭学削土豆皮弄伤手指,我发烧时整夜跪在地下给我换毛巾的女孩子了。

我再也遇不见为了一个页面的用户体验几个哥们争得面红耳赤约好下班吃火锅边笑边骂对方傻逼的铁哥们了。

再也没有在办公室被经理骂的狗血淋头然后回到家努力改一个用户体验报告到半夜2点半的自己了。

那些放弃了家乡富足生活去一线城市打拼的,都是有理想有希望的孩子,他们才是这个国家各个领域改变的希望。

大城市奋斗的孩子和那些小城市养尊处优的孩子,到底是谁才是价值扭曲的?你倒是说说看?


有创业梦想想我和一起奋起直追的请加我微信:2760429812